时 势 造 狗 熊 (刘晓竹)

2007-02-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易经》有六十四卦,归结起来就是两个字,一个是“人”字,人物的“人”,一个是“势”字,形势的“势”,两者相互为用,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而形势变了,代表人物自然不一样。那么,今天中国是个什么形势呢?我认为,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时势造狗熊”的形势,我的证据就是胡锦涛先生,作为当今圣上,代表着目前的中国,恰到好处。

其实,胡锦涛是英雄还是狗熊,并不重要,我想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把尺子,历史自有公论,可以按下不表,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胡锦涛时代”。应该说,每一个民族都有各自的产生英雄的时代,也有各自的产生狗熊的时代。总体而言,似乎与物质处境没有直接关系,而跟精神处境直接关联。比如,美国在内战以及英国在二次世界大战时,物质处境都是极端困难的。但是,人民的精神丰沛,创造力旺盛,于是产生了各自的的代表人物:美国的林肯,英国的丘吉尔。

当今中国,物质日益丰富,但精神日益萎缩,大众日益消费,但英雄日益消解。有不识时务者,如陈光诚等维权人士,仗义执言,伸张正义,都没有好果子,当局视之为“有害因素”。反观识时务的小人,趋炎附势,都有好果子吃。如此一来,小人蒸蒸日上,日居高位,逐渐团结在胡核心周围,狗熊时代,非胡莫属,天意也。因此,胡锦涛代表中国的狗熊潮流以及价值取向,真是恰到好处。难道不是吗?非洲等乱邦除外,整个社会如此恃强凌弱者,中国第一,对老弱病残如此痛下杀手者,胡锦涛及其同僚第一。这帮人整治弱势族群,欺负老百姓,似乎特别有办法,也特别有热情。

既然历史允许英雄造时势,也会允许狗熊造时势,或制造更多的狗熊。在我看来,胡锦涛的假先进性的理论就是典型的狗熊理论,它不但解构了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也消解了民间的英雄主义。当今中国,理想主义普遍衰落,玩世不恭到处开花,胡锦涛是立了大功的,因为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取,理想最容易以假大空击破。现在好了,大家都是小人,所以就都“先进”了。狗熊理论的深刻意义在于,历史反复证明,小人比较好统治,英雄向来难管理。中国这么多人,如果都英雄起来,那还了得吗?有鉴于此,胡锦涛的下一个理论课题是,仅仅“人穷志短”是不够的,必须做到人富志更短,仅仅“马瘦毛长”是不够的,还要实现马胖毛更长。事在人为,锦涛同志,努力吧。

但《易经》的奇妙在于“变通”,也就是物极必反。倘若一变通,在英雄与狗熊之间,不过是一念之差。故狗熊及其时代,难持久也。一如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狗熊横行有助于英雄出世,古人说“出于污泥而不染”,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有鉴于此,把狗熊时代转化为英雄时代,中国的确需要一个大狗熊,小了还真不行,我认为胡锦涛尺寸合适,恰到好处,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在英雄时代到来之前,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掘墓人。英国诗人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要说:锦涛来了,自由还会远吗?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