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联合抗胡,共谋宪政民主 (刘晓竹)

2007-02-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胡锦涛坐大位四年,一开始想当“伟大领袖”,好像邓小平与江泽民都不在话下,胡总只想当毛主席,总路线是“左右通吃”。也就是,举起左手,全面恢复马列毛,举起右手,推动江邓经改。结果怎样呢?四年之后,马列毛变成空山鸟语,邓江改革变成空谷回音,左边贫富差距不能缩小,右边物权法尚未过关。胡锦涛空转了四年,搞得天怒人怨,看起来“伟大领袖”是当不成了,胡总唯一的希望是十七独当一面,不过我看很难。

胡锦涛抓权,如搞“专制前进”,尚有几分希望,但他搞“专制倒退”,门也没有。眼看任期过半,胡锦涛对左边的承诺没有落实,对右边的承诺也没有下文。然而,广大党员干部的眼睛是雪亮的,胡八戒在他们面前照镜子,自然是党里党外不是人。最近,在中宣部禁书事件中,左与右出现了协调行动。这一次不光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同仇敌忾,左派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左派代表人物孔庆东教授公开支持章诒和女士,应该说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

曾几何时,国内自由派知识分子遭到打压时,左派往往袖手旁观,甚至暗地里落井下石。现在双方终于似乎达到了某种共识,这就是要联合起来共同争取政治观点的表达自由,亦即言论自由与新闻出版自由。不久以前,胡锦涛封杀左派网站,海内外的自由派大力讨伐,这个举措了不起,代表了当代中国的先进政治文化,叫做宽容与大气。也就是说,左与右观点虽然不同,但是在言论自由的权利上,人人平等,相互尊敬。由此观之,胡锦涛并非乏善可陈,他对中国政治的最大贡献在于,客观上促成了共和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左右联合的统一战线。看起来,“统战”似乎也不是共产党的专利。

在新的形势下,我呼吁国内的自由派从包容走向更大的包容,甚至对毛主席也可以肯定其合理部分,比如,毛泽东提倡“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我觉得可以如冯友兰说的进行“抽象继承”。当然,“大字报”对环保不利,可以改成“大博客”。这样,左派可以大鸣,右派可以大放,网民可以大博客,全国人民可以加入大辩论。这需要左右双方、新老各派都有足够的胸襟与气度,这一点不能做到,因为我们有了胡锦涛这样小里小气的人做垫被。

其次,左派与右派要进一步加强沟通,建立最大的共识:左派应该可以善意看待自由派的政治民主的诉求。而自由派也可以善意看待左派的经济民主的诉求。在我看来,社会民主主义是一个很大的帐篷,除了胡锦涛的“专制倒退”与少数“新义和团”之外,全中国都可以容纳进来。最近,我读了徐友渔先生论“新左派与自由派”的文章,有两个印象:其一,两者似乎没有太大的不同,其二,如果有不同的话,似乎比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的不同还要少一些。

胡锦涛执政风格是标准版的武大郎开店,这种店铺的生存条件端靠内部分裂,具体而言,就是左与右的水火不相容。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是,左与右不但不打不成交,而且越打越成交。今天,在左与右两方面的挤压下,胡锦涛的政治空间越来越狭窄,过不了多久,可能除了他自己与少数亲信奴才之外,很难容得下其他人了。但是,胡锦涛作为箭靶的贡献不容否认,虽然说骂胡是从自由派开始的,但日益成为左派的观点,亦即认识到这个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认为这就是希望:中国人对未来的共识在左与右的互动中越来越明确,而未来的道路也越来越清晰:左右共谋,回归宪法,建立中国的宪政民主。多亏了胡总。锦涛同志,请你继续假大空。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