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缺了三根筋,怎么办?(刘晓竹)

2007-05-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胡锦涛不是坏人,和谐社会也不是坏事,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即使是好人与好事,如果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以及错误的历史条件下进行错误的组合,情况可能更糟糕。在我看来,胡锦涛与和谐社会是一种错误组合。历史上也有一个以“和谐”为己任的人,一样的假大空,他就是走上断头台的查理一世,英国斯图亚特王朝的亡国之君。

从英国的宗教改革算起,查理算是第四代领导人。最初,曾祖辈的亨利八世发动新教革命,举国疯狂,斗教士砸庙宇,比文革极左有过之无不及。接下来,爷爷辈的伊丽莎白一世不得不改弦易辙,改革开放,又经过了父王詹姆斯一世的兼收并蓄,大致相当于“资本家入党”,到了第四代查理一世时,四海平定,大不列颠的一统天下充满生机与希望。

但是,歌舞升平的后面永远是危机,繁荣兴旺的后面永远有矛盾,因之,查理推动“和谐社会”不能说是坏事,但几年下来,原本可控制的危机全面失控,原本可调和的矛盾全面激化。英国经历了历史上最惨烈的全面内战,几十年动乱不定。马克思说,这是因为英国的经济基础与生产关系变革了,但未能与时俱进地调整上层建筑,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没有政治改革,相反,查理强化一党专制,那时叫一教专制,特别是要恢复曾祖时期的一教专制,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返祖搞极左。焉能不崩盘?

马克思的高论,我固然无力反驳,但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复杂。也许,查理一世是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以及错误的历史条件下的错误组合。换言之,查理不是很坏的君王,不像亨利八世那样嗜杀无度,也不像詹姆斯一世那样花花公子,相反,他是要“执政为民”的,人家的“全面小康”也是有鼻子有眼的,但结果如何呢?他闹出来的人命超过前三代的总和。在我看来,查理的悲剧在于他少了三根筋:一是谦卑,二是宽容,三是人性。当然,换个历史场景,这么大的官,有这么点缺失不算什么,但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却可能是致命缺陷。历史常有这种阴差阳错。

回到现实,胡锦涛人不是很坏,但上述三根筋似乎也不是很强。因为,喜欢装孙子的人很少谦卑,热衷于假大空的人很少人性,意识形态的界面狭窄的人很少宽容。更令人担忧的是,胡锦涛重复着查理的错误。当年,查理热衷于意识形态,正像毛主席说的,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查理最讲“认真”,虽然他不是共产党。查理不但要一统天下的思想理论,而且强迫统一祈祷、统一仪式等,今天,胡锦涛不也是这一套吗?只不过当年的主教办公室变成了今天的中宣部,当年的祈祷文变成了今天的先进性。其实,查理不搞意识形态治国,大家还可以稀里糊涂的过,但一认真起来,长老教会不服了,新教牧师也不买账了。同样,胡锦涛一“先进”,知识分子不服了,民间人士也不买账了。怎么办?查理一世的回答是:加强中宣部控制,但这恰恰是统治集团分裂的开始,英国全面内战的序幕。

今天,回顾这段历史,人们觉得不可思议:英国社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你强迫大家一个脑袋,一个教会,服从一个人的意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无论你有多“先进”,然而事情就是这样讽刺,查理一旦“先进”了,就不可能不这样强迫大家,而且非要服从他这个丹顶鹤不可。这能不出事吗?意识形态一旦傲慢,谦卑便无影无踪,查理与锦涛,仲伯之间也。究其根源,皆因为缺少人性这根筋。两个人都是党性超强、人性羸弱,对民情社会没有感觉,对假大空感觉丰富细腻。假如查理活在今天,处理松花江的苯污染,一定与胡锦涛一模一样。总之,都是满脑子假大空,都是一张嘴伟光正,连说话口气都很相像,如此超越历史与文化,让我叹为观止。

更有甚者,查理一世的小肚鸡肠名闻遐迩,胡锦涛的“宽宏大量”也很有名,连盲人陈光诚、艺术家严学正这样的人都要判刑,非政府组织皆有颜色革命之嫌,知识分子都离经叛道,老百姓都想造反,诺大中国,大概只有他的宝贝儿子与亲信马屁不是敌对势力。当年查理就是这样制造敌对势力的,今天锦涛也在如法炮制,有什么办法呢?没有宽容这根筋。

王朔小说《编辑部的故事》刻画了一个马列主义老太太,很多人看过电视连续剧。其实,查理一世是斯图亚特王朝的的马列主义老太太,但是英国人当时太把“吾王”当真了,结果演成了历史悲剧,空前的浩劫。有鉴于此,我们要增加一点幽默感,鼓励总书记入戏,争取把“胡锦涛时代”演成喜剧。其实,胡锦涛做马列主义老太太,主观条件完全具备,正因为缺少这三根筋,我们只是提供客观条件,笑出声来,渲染喜剧效果而已。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一转眼,又来了一个假大空。大家都是戏中人,不妨放开胆子随时说:锦涛同志,是不是又冒傻气了?大家如果能坚持这一点言论自由,一来可以避免胡锦涛上断头台,二来可以避免全面内战。皆大欢喜,何乐不为呢?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