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三心一意保乌纱,怎么办?(刘晓竹)

2007-05-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在《时事大家谈》节目上,有个国内听众打电话问我:你为什么要攻击胡锦涛呢?是不是跟共产党有仇有冤?我想,他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反对?我们反对的究竟是什么?是共产党吗?是胡锦涛个人吗?可以说都不是。在我看来,七千万中共党员,百分之九十九是好人或比较好的人,而胡锦涛本人也不是一个邪恶的人。但是,中国有没有邪恶呢?的确有。这就是一党专制,它是一种制度的邪恶。我们反对的就是这个东西。

什么是制度的邪恶呢?我的定义是,如果有这样一种制度,它不但让好人办坏事,而且好心也会办坏事,甚至帮助坏人做坏事,那么这种制度就是邪恶的。比如,城镇建设与房地产开发原本是件大好的事情,但以一党专制为之,好事变成坏事,难道不是生出无穷无尽的邪恶吗?接下来的问题是:谁应该对一党专制及其邪恶承担责任呢?每个公司都有法人,一党专制的法人不是别人,正是胡锦涛先生。目前,中国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并不是中国人不和谐,也不是中国物不和谐,而是这个邪恶的制度不和谐。但是,明明知道制度有问题,为什么不改革呢?明明知道一党专制导致贪污腐败,为什么不开放舆论监督呢?明明知道一党专制侵害群众的权益,为什么不让老百姓说话呢?胡锦涛该法制的不法制,该民主的不民主,该公开的不公开,该问责的不问责。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盘踞高位,阻碍改革。占着其他茅坑不拉屎,或许情有可原,但占着最高领导人的茅坑不拉屎,绝对不可以!

胡锦涛为什么阻碍政治改革?因为他三心一意保乌纱。这三心就是权心、利心与私心,这一意就是以保住乌纱帽为最高宗旨。几年观察下来,胡锦涛的“雄心壮志”越来越清楚:第一要保住自己的位置,第二要混完自己的任期,别的我不管,也不想管。权心太重,利心太重,私心太重。为什么说他权心太重呢?因为事实上,胡锦涛上台以后既没有办实事,也没有想办事,全副精力放在巩固扩大自己的权力上。胡锦涛戴着乌纱帽不办事,对不起,老百姓就要千方百计表示不满,让他的乌纱帽偏偏戴不稳、保不住。反过来说,谁能给老百姓办实事,谁能切实解决中国的问题,老百姓就应该把乌纱帽给谁戴。

为什么说胡锦涛的利心太重呢?因为他出台的诸多政策,与民争利多,斤斤计较多,寸土必争多。总之,统统是利益,但不是老百姓的利益,不是失地居民的利益,而是少数权贵的利益。五年以来,凡胡锦涛动真格的时候,都是一个钱字。为了收钱,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党中央。胡锦涛显然不信孟子的话: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相反,胡锦涛的施政跟着利益走,跟着利益集体转,先是以欺骗为手段,继而以假大空蒙混过关,接着以“先进性”藏污纳垢,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骗不过去啊。怎么办?以武力为手段,强取豪夺,图穷匕首见。一句话,中国发展的巨大利益,十四亿人民的民脂民膏,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都要搜刮过来,越彻底越好,肥水不入百姓田。

再说胡锦涛的私心太重。老老实实为老百姓做事,以国家民族利益为第一,自然会得到人民的拥护。文革末期,邓小平刚刚恢复工作,脚跟未稳,但锐意改革,老百姓不就拥护他吗?虽然他只是一个副总理,比他官大权大的人有一箩筐。令人遗憾的是,胡锦涛不学邓小平的优点,反而学毛泽东的缺点。当年,毛泽东把心思都放在刘少奇身上,美其名曰“斗私批修”,但既斗不了私,也批不了修,发动群众,争权而已。胡锦涛一上台,心思都放在江泽民与上海帮身上,美其名曰“反腐倡廉”,但既反不了腐,也倡不了廉,哗众取宠,争权而已。老毛与小胡,一丘之貉也。心术不正,私心作祟,难有为也。

有鉴于此,我们要向七千万中共党员呼吁,向爱护共产党的群众呼吁:揭批胡锦涛,拯救共产党。毛主席不是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吗?现在是“惩前毖后,治病救党”的时候了。十七大是共产党改革的历史机会。革命战争年代,共产党员带头冲锋,靠理想与勇气。民主法制时代,共产党员带头讲真话,同样靠理想与勇气。如果大家站出来说真话,唾弃胡锦涛的逃跑主义,党内民主改革就有了动力,进而防止一党专制走火入魔,这不就是拯救共产党吗?有关胡锦涛的误国,我讲过不少,今天讲的是胡锦涛的误党问题。党内不民主,党员不能说真话,不能畅所欲言,那么七千万党员不就等于是人质吗?不就是奴才吗?

实在说来,共产党里不是没有秉持公心的人,不是没有想给老百姓办实事的人,也不是没有有能力的人,更不是没有锐意改革的人,但是,这些人上不来啊,上来了也处处受制约、被打击。为什么?总书记三心一意保乌纱,这就是根本原因。因此,在十七大之前,大家要破一破胡锦涛的权心、利心与私心,扯一扯他的乌纱帽。在十七大会议上,第一要务是争取每一个党员的言论自由,捍卫每一个党员的党内民主的权利。马克思说,无产阶级只有在解放全人类之后才能解放自己,今天这话要反过来说,共产党员只有在解放自己、摆脱奴才地位之后,才谈得上帮助别人。千千万万的共产党烈士流血牺牲,不就是为了翻身做主人吗?先烈英灵在上,请从自己做起吧:做自己良心的主人,不做任何党棍的工具。想一想电影里的先烈英豪:共产党员,跟我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