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满虱子的貂皮大衣(刘晓竹)

2007-01-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胡锦涛是共产党的末代皇帝,回看2006年,这一条基本上被他做实了。中国历史上,但凡到了王朝末代,都有三个共同特征,一是皇帝中看不中用,二是小人当道,三是地方官缺钱,这三条结合在一起,就是四个字,官逼民反。

先说胡锦涛的中看不中用。首先,那个“和谐社会”的工程,与当年慈禧太后修园子的工程,我看差不太多。老佛爷修园子,也是为了“和谐”,支撑国家的门面,否则的话,为什么要取名叫“颐和园”呢?这里面当然是有深意的。比较而言,胡锦涛不如慈禧太后,因为颐和园还能给后代留下一个美丽的园子,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到目前为止,除了废纸之外,就是文化垃圾,还不如老佛爷的假山假石。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其次,“和谐”工程,耗费巨大,如果用可比社会资源进行成本核算,胡锦涛动用的人力物力,花掉共产党的无形资本,恐怕远远超过了慈禧太后的修园子。老佛爷花掉的只是海军的一部分钱,而胡锦涛的“和谐”工程,假大空骗,却花掉了全国人民对共产党改革进步的善良期待。丢的钱可以想办法找回来,但是民心如流水,覆水难收啊。虽说都是败家子,但在败的程度上,老佛爷不如胡锦涛。

再来看小人当道。历史上的末代皇帝无不重用小人,因为他实在不能不重用小人。慈禧太后迟迟不立宪,胡锦涛迟迟不民主,是一样的问题。换句话说,昏君与弄臣是相互依赖的,坐在金銮殿的那个人越没本事,就越要依赖能干的小人,否则办不了事。胡锦涛重用贺国强,就是这么一回事,小人能揣测上意,足够机灵,在下面办事练达,摆平各方。今天全国上下,买官卖爵成风,一点不奇怪。你要赶上十七大这一拨有官升,就要先摆平朝中小人,无非拿钱拿利益,这样一来,弄臣才能再去摆平中央大员、各路菩萨等。这就是中共官场的生态,上下都要用钱与利益来摆平,什么政绩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

如此一来,胡锦涛的新政很快就堕落为张爱怜所说的“一件爬满虱子的貂皮大衣”,也就是美丽的貂皮与疯狂的虱子相结合。胡锦涛是美丽的貂皮,无数贪官污吏就是爬在上面的虱子,而贺国强这种小人就是安排虱子位置的人,是比较有“先进性”的虱子。当然,这个貂皮大衣看上去很有气派,甚至很暖人,众多虱子都明白,必须让它鲜亮,否则的话,不就没人穿了吗?谁来穿这个爬满虱子的貂皮大衣呢?当然就是中国老百姓。事实上,你穿也要穿,不穿也要穿,反正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中国自古就是如此。

然而问题是,老百姓不但被咬得难熬,而且实在没有油水了,血被吸得差不多干了。2006年,中国有一半以上的县级与乡镇政府入不敷出,财政困难,甚至发不出工资来。先是教师的工资发不出来,继而是政府机关发不出工资来。凡是能有一点利润、经营尚好的企业,各级官员蜂拥而上,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拿钱就是硬道理。这样的恶搞,企业能不纷纷倒闭,资金能不纷纷外逃吗?当然,也有不倒闭不外逃的企业,但后台必须很硬,如胡锦涛的儿子。清末时期,八旗的店铺都通着衙门,欺行霸市,垄断经营,这与现在共产党的关系企业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可怜的老百姓是跑不掉的,农民的土地是跑不掉的,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胡锦涛的貂皮大衣的掩护下,各路虱子,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首先看谁有办法从老百姓身上榨钱,其次看谁有办法把农民的土地搞到手,各地争先上演杀鸡取卵的悲剧,惨不忍睹啊。实在说来,中国人是最没有造反精神的民族,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奴性,那种能特别吃屎的精神,不是其他民族可以理喻的。屎实在吃不下去的时候,宁可做假,把驴粪蛋做成驴打滚,发明出一道名菜来,也不会造反。中国人的聪明智慧,都用在这上面了,老百姓与官僚天天斗法,怎么可能有心搞技术发明?怎么可能有力推动社会进步?

但是,老百姓不想造反,这个烂体制还是维持不下去,这就是天命,各级政府每年数千亿元的呆帐就是那个催命的鬼。胡锦涛无能,小人当道,加上地方官缺钱,这样的“三结合”搞下去,共产党不会比清朝强多少。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就是这个道理。有鉴于此,我希望胡锦涛先生做一个好的末代皇帝,如汉献帝与慈禧太后,均非乏善可陈,而不要学习坏的亡国之君,如秦朝的“胡二世”。这其实很简单,末代皇帝都是愚而好自用的,为天下苍生记,请胡锦涛在“愚”字上多下功夫,尽量减少“好用”,避免做一个“胡三世”。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