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去留是對胡錦濤的三個考驗(劉曉竹)


2004-09-10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紐約時報》不是以報道小道消息出名的報紙,但該報星期三關於江澤民在四中全會即將辭去中央軍委主席職務的報道,是地地道道的小道消息。當然,我們也不能怪《紐約時報》,因爲有關中共最高領導人職務變遷,向來是敏感話題,甚至叫做“國家機密”,從來沒有大道消息,只有小道消息。這一點讓人不爽:國家領導人的去留是國家之大事,爲一國百姓所普遍關心,這又不是個人談情說愛,完全沒有必要遮遮掩掩的,應該允許公開自由的報道,公開自由的討論。原因很簡單:在領導人的隱私權與老百姓的知情權之間,我認爲老百姓的知情權更爲重要。

中國的政治千頭萬緒,最複雜的就是人事。小到一個單位裏的人事變動,大到最高領導人的職務變遷,沒有不復雜的,但複雜的道理很簡單,無非是人性中的一些基本需求,權力、地位、金錢、名譽等。然而,僅僅人事這一項,就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精力與時間,比小姑娘談情說愛還複雜,對方的一舉一動要揣測是什麼動機,天天在那裏猜測張三對我看法如何,李四對我態度怎樣,等等。聰明智慧都用在這上面,怎麼能提高執政能力?這個社會成本的確太高,而且毒化着中國的官場文化。所以,領導人應該做出表率,讓這個過程更加透明,更加簡單。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件事也檢驗中共最高領導集團的政治藝術的高低。古今中外,最高的政治藝術從來是直來直去,簡單明瞭,歷史上的政治高手從來不搞“猶抱琵笆半遮面”的一套,而遮遮掩掩的政治從來就不是好的政治。但在中國,好像一切都是不清不楚,人事問題往往被搞得無比複雜,江澤民是全退還是半退,已經不是江澤民個人的問題。其實,在政策層面,江澤民辭不辭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並不重要,因爲我們看不不出來他與胡錦濤的政策有任何實質性的區別。這個人事案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江澤民全退並不意味着江澤民的影響力會因此減少,江澤民不退也不意味着江澤民的影響力會因此加大。

由此觀之,江澤民退不退與其說是江澤民的問題,不如說是對胡錦濤的考驗。起碼從以往的事實看,我們不能說江澤民是一個眷戀權位的人,也不能說胡錦濤是一個會逼宮或搶班奪權的人。江澤民卸任必須有黨內高層的共識,一句話,是對胡錦濤個人能力的三項考驗。一是考驗胡錦濤在新的領導集體中尋求共識的能力,如果能團結人,就沒有問題。如果不能,江澤民自己想退下來,其他人也不會同意。二是考驗胡錦濤在處理與江澤民個人關係上的能力,也就是能不能取得與江澤民之間的相互信任。三是考驗胡錦濤的團隊運作的能力。把這個消息提前捅出來,顯然對胡錦濤不利,若是胡系團隊所爲,應是一大敗筆。如果是擁江的人馬故意捅出來的,自然是別有用心,那麼這就意味着高層內部的確有分歧,這就要考驗胡錦濤處理分歧的能力。

總之,如果能過這三關考驗,江澤民自然會退下來,反過來,如果江澤民不退,那麼就證明胡錦濤至少有一關沒有過。這個結果會增加外界對中國高層政治的不確定感,或許將進一步導致高層政治的走黑,這顯然不利於改革開放的大局。然而,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還是要改革領導人的接班制度,做到更加透明、公開,增加可預期性。不要私相授受,杜絕暗盤交易。如果現在還做不到公開選舉,那麼起碼一切要攤在桌面上來。不是說要政務公開嗎?不是說要增加執政的透明度嗎?那麼就請從這裏開始,不要把老百姓都矇在鼓裏。制度一旦建立起來了,就沒有必要搞黑箱作業了,一切該怎麼着就怎麼着。江澤民退休這件事原本不大,但卻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希望中共領導人不要浪費這個機會,相反,應該藉此推動權力接班制度的改革,讓它更能反映透明化、公開化、民主化的原則。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