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南美之行与台湾问题 (刘晓竹)

2004-1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九一一改变了美国的全球战略,而美国的全球战略又改变了中国的外交。布什总统的“改造大中东”计划故然是大胆进取,但代价也是巨大的,因为在此进取中,美国的侧翼暴露无遗,形成了三个软肋,即拉丁美洲、欧洲与俄国。中国外交在这三个方向上积极进取,谋求突破,这正是胡锦涛最近南美之行的一个大背景。不管你承认与否,中国外交仍然是其对美战略的延伸。

勿庸置疑,拉丁美洲是在西方文明后院崛起的新兴力量,其自主性以及对美国的钳制作用,不可低估。比如,亨廷顿最近出书认为,拉丁族裔可以在未来几十年内从内部根本改变美国的政治传统与文明谱系。在美国政治中,随着拉丁族裔人口增长,其选票影响力不断提高。比如,布什如果没有在拉丁裔选民中扩大得票率(从2000年的35% 到2004年的44%),其竞选连任是不可想象的。简而言之,美国政治版图正在经历着深刻的变化,类似于地质上的板块移动。共和党力图将拉丁族裔塑造到其政治保守主义的主流中来(如布什总统的新移民政策),从而稳操选举政治中的稳定多数,然而不可避免的是,那个主流也因此会被重新塑造。拉丁族裔在美国内政中日益重要的影响力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美国新保守派的全球战略把拉丁美洲侧翼及弱点暴露无遗,为中国外交在南美的突破提供了空间。在拉美国家中,墨西哥与巴西是两个最重要的国家,然而从对美关系看,墨西哥的重要性又超过巴西。但中国外交在西半球似乎仍然过不了巴拿马运河,在运河北边台湾仍然有不少盟友。胡锦涛在南美数度提到台湾问题,似乎是讲给美国人听的,叫做“旁敲侧击”。

但是外交上的“旁敲侧击”不能取代战略上的“直截了当”,也就是说,中国应该在对美战略中寻求台湾问题的直截了当的解决。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契机恰恰是台独势力在台湾岛滥觞所导致的直接后果。从美国的战略利益出发,维持台湾海峡的现状是最佳的选项。对于专注于发展经济的中国而言,台湾问题可以推迟解决。然而,台独的图谋已经使任何维持现状的努力变得几乎不可能,中国与美国都被逼到墙角上去了,故不能不做好“一揽子”解决的相关准备。这就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契机。以现在的发展趋势看,美国想搞“和稀泥”或“战略模糊”都搞不成,台独势力势必逼着美国在不久的将来做出这个没有选择余地的“痛苦选择”。

当然,不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美国不会放弃台湾,但正如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形势比人强。美国在进行全球战略调整的时期,困难重重,无暇东顾,因此武力支持台独这个选项是不存在的。但在中国方面而言,为了实现全面现代化以及和平崛起,武力统一台湾的选项也是不存在的。国台办有一群饭桶,只会喊打喊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在我看来,解决台湾问题的最大障碍是这种“感情用事”的人,好像是“民族感情”最强的人,最缺乏“民族智慧”。其实,用五年左右的时间,一举让台独破局,实现两岸双赢、和平统一,这个时机已经隐然成熟。可以说,这是地缘政治变迁的结果,是大势所趋。然而,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中美战略关系的全面突破,这不是靠所谓“多极化”或外交上的旁敲侧击可以达到的。小打小闹无济于事。中国对美外交必须有新思维,必须积极主动,必须端出牛肉来。遗憾的是,中国对美政策表现恰恰相反,一是僵化,二是被动,三是贪小便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