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要有一点幽默感 (刘晓竹)

2004-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政治对于政治人物而言,是很严肃的事,这就像金钱对于商人而言,是很严肃的事一样。叫做“在商言商”,所以“在政言政”,那也是一点不含糊的。政客们为了夺权权力,该杀就杀,该骗就骗,该不要脸就不要脸,政客们为了捍卫权力,也是该杀就杀,该骗就骗,该不要脸就不要脸。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说到底,就是这个最不文明的政治厮杀的历史。

那为什么还有文明呢?原因是人类在政治之外还有文明。换句话说,所谓“政治文明”不是政治本身发生的文明,而是在政治之外发生的文明现象。这些文明现象被引进到政治过程中,就姑且叫做“政治文明”。所以说,要想让政客不弄权,这就好像让商人不赚钱一样,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于那些即不“在商言商”,也不“在政言政”的人来说,有一点幽默感太珍贵了,从文明发展史看,它足可避邪。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平头百姓并不要权力,也不要腰缠万贯。当然,他们可以被一个美好的理想所欺骗,而为了那些争取权力的人抛头颅,撒热血,最后是政客坐收渔利,也可以被一个投资骗局所愚弄而倾家荡产。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要奋斗就要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要让他牺牲半点权力,那是不可能的,但牺牲成千上万条人命,不在话下。他搞文革,把国民经济搞到崩溃边缘,现在看起来,最重要的原因是与刘少奇争权夺利。

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毛泽东说是为了真理,他也可能骗他自己相信,他是为了某种真理,通过自欺而欺人。但他骗不了历史,骗不了后来的人。毛泽东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权力”两个字作祟。可以说,权力这个东西是容不下真理的,稍微读一点历史,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我最大的希望是,权力既然没有真理,总可以允许有一点幽默。中国政治如何发展,有很多理论与说法,但作为第一步,也是最基本的,我认为中国的政治突破是允许一点幽默。老百姓谈政治,评判政治,胡说八道,就是一点幽默。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现在看起来是幽默。但是在当时,你要是说他老人家千岁、千岁、千千岁,那就可能被杀头。事实上,文化大革命不知道有多数人因为这点幽默感而死于非命。看起来有一点幽默并不容易。

国民党、共产党当年一场内战几十年,死了上千万人,今天看起来,一边是连战连先生,一边是胡锦涛胡先生,在为两岸的问题,和平统一,绞尽脑汁,看起来还是要“分久必合”。连那些杀得眼红的将领们,现在都杯酒释恩仇,都混在一起搞统战,不管是你统我还是我统你。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良心发现一下,想一想那上千万冤魂,他们死得该有多冤啊。早知如此,真不如当年多一点幽默感。

这就是政治,人性中所有邪恶都汇集在这里。不是说毛泽东后来变坏了,而是说,他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政治是必要的邪恶。在人们只看其“必要”时,或许有价值。超过“必要”,就是邪恶。而能谨守“必要”限度的,又谈何容易,那是“圣人”,如中国的孔子,美国的华盛顿,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中国人常说“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出于无奈,被迫当兵的,不乏好人,而出于有意识或下意识的权力欲望,自愿从政的,几乎都是坏人,用佛家的话,都是“贪嗔痴”。毛泽东就是如此,他早年没有那么坏,是因为他那时还没有坏的机会。一旦有了权力,所有坏的机会都有了,所以照我说,绝对的权力不是导致绝对的腐败,而是导致绝对的邪恶。

为什么说是“邪恶”?因为,权力一绝对就不容忍政治的一点点幽默感了,不容忍政治野蛮机器之外的一点点“文明”气象,嘻笑怒骂是一点点幽默,弥衡击鼓骂曹是更大一点的幽默。不要小看这点幽默感,它是美国政治没有变得邪恶的原因,也是中国在毛泽东统治下政治走火入魔、走入邪恶的原因所在。政治没有大道理,因为权力没有真理,世界上唯一的真理是老百姓要养家活口,要过日子,要传宗接代。而政治文明端赖这一点“胡说八道”的幽默感。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