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要有一點幽默感 (劉曉竹)


2004-12-16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政治對於政治人物而言,是很嚴肅的事,這就像金錢對於商人而言,是很嚴肅的事一樣。叫做“在商言商”,所以“在政言政”,那也是一點不含糊的。政客們爲了奪權權力,該殺就殺,該騙就騙,該不要臉就不要臉,政客們爲了捍衛權力,也是該殺就殺,該騙就騙,該不要臉就不要臉。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史,說到底,就是這個最不文明的政治廝殺的歷史。

那爲什麼還有文明呢?原因是人類在政治之外還有文明。換句話說,所謂“政治文明”不是政治本身發生的文明,而是在政治之外發生的文明現象。這些文明現象被引進到政治過程中,就姑且叫做“政治文明”。所以說,要想讓政客不弄權,這就好像讓商人不賺錢一樣,是不可能的。但是,對於那些即不“在商言商”,也不“在政言政”的人來說,有一點幽默感太珍貴了,從文明發展史看,它足可避邪。

爲什麼這樣說?因爲,平頭百姓並不要權力,也不要腰纏萬貫。當然,他們可以被一個美好的理想所欺騙,而爲了那些爭取權力的人拋頭顱,撒熱血,最後是政客坐收漁利,也可以被一個投資騙局所愚弄而傾家蕩產。偉大領袖毛主席說“要奮鬥就要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但要讓他犧牲半點權力,那是不可能的,但犧牲成千上萬條人命,不在話下。他搞文革,把國民經濟搞到崩潰邊緣,現在看起來,最重要的原因是與劉少奇爭權奪利。

怎麼可以這樣不負責任?毛澤東說是爲了真理,他也可能騙他自己相信,他是爲了某種真理,通過自欺而欺人。但他騙不了歷史,騙不了後來的人。毛澤東的問題很簡單,就是“權力”兩個字作祟。可以說,權力這個東西是容不下真理的,稍微讀一點歷史,這一點再清楚不過了。所以,我最大的希望是,權力既然沒有真理,總可以允許有一點幽默。中國政治如何發展,有很多理論與說法,但作爲第一步,也是最基本的,我認爲中國的政治突破是允許一點幽默。老百姓談政治,評判政治,胡說八道,就是一點幽默。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現在看起來是幽默。但是在當時,你要是說他老人家千歲、千歲、千千歲,那就可能被殺頭。事實上,文化大革命不知道有多數人因爲這點幽默感而死於非命。看起來有一點幽默並不容易。

國民黨、共產黨當年一場內戰幾十年,死了上千萬人,今天看起來,一邊是連戰連先生,一邊是胡錦濤胡先生,在爲兩岸的問題,和平統一,絞盡腦汁,看起來還是要“分久必合”。連那些殺得眼紅的將領們,現在都杯酒釋恩仇,都混在一起搞統戰,不管是你統我還是我統你。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良心發現一下,想一想那上千萬冤魂,他們死得該有多冤啊。早知如此,真不如當年多一點幽默感。

這就是政治,人性中所有邪惡都彙集在這裏。不是說毛澤東後來變壞了,而是說,他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政治是必要的邪惡。在人們只看其“必要”時,或許有價值。超過“必要”,就是邪惡。而能謹守“必要”限度的,又談何容易,那是“聖人”,如中國的孔子,美國的華盛頓,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中國人常說“好人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出於無奈,被迫當兵的,不乏好人,而出於有意識或下意識的權力慾望,自願從政的,幾乎都是壞人,用佛家的話,都是“貪嗔癡”。毛澤東就是如此,他早年沒有那麼壞,是因爲他那時還沒有壞的機會。一旦有了權力,所有壞的機會都有了,所以照我說,絕對的權力不是導致絕對的腐敗,而是導致絕對的邪惡。

爲什麼說是“邪惡”?因爲,權力一絕對就不容忍政治的一點點幽默感了,不容忍政治野蠻機器之外的一點點“文明”氣象,嘻笑怒罵是一點點幽默,彌衡擊鼓罵曹是更大一點的幽默。不要小看這點幽默感,它是美國政治沒有變得邪惡的原因,也是中國在毛澤東統治下政治走火入魔、走入邪惡的原因所在。政治沒有大道理,因爲權力沒有真理,世界上唯一的真理是老百姓要養家活口,要過日子,要傳宗接代。而政治文明端賴這一點“胡說八道”的幽默感。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