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左撇子”问题(刘晓竹)

2004-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中国现行体制的遗留问题很多,其中有一个问题,尤其积重难返,这就是“左撇子”的问题。也就是说,一遇到问题,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左”的办法来解决,好像是一种习惯动作。习惯成自然,但这习惯如果不自然,就是很危险的习惯。比如,中宣部最近对舆论媒体展开整顿,吓吓编辑,唬唬作家,在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面前,逞逞威风。可以说,这个体制的最大左撇子是中宣部,而中宣部又是左撇子的集聚地,是地地道道的“左撇子部”。

我的意思不是说左撇子不能存在,左撇子与右撇子一样都是人,但问题是不能霸道。你不能强迫所有习惯右手的人用左手来做事,这就好像不能强迫左撇子必须用右手一样。其实,出于真诚而信仰马克思的学说,信仰共产主义,也是值得尊重的。但中国的体制恰恰出在这个强迫上,现在当然没有右撇子强迫左撇子的问题,但左撇子强迫右撇子,则非常普遍。积年累月,这导致中国出了一大批假的左撇子,不自然的左撇子,自我虐待的左撇子。这是一大批假马克思主义者,假共产党,而追求权势才是真的。我敢预言,一旦时局变了,这些人会回过头来,用同样卑鄙的手法来整肃那些真正马克思的信徒。我还敢预言,中国如果出问题,很可能出在这些假左撇子手里。

因为,本来可以用右手解决得更好、更顺手,但为了那个强迫的恶习,就非要那笨拙的左手来指手画脚,来解决问题。结果是人们没有看到问题的解决,而只看到了笨拙与不自然。在我看来,这完全是一种变态,又从变态到病态,从自我虐待,到虐待他人,能不出问题吗?然而,这还不是左撇子病的最可恶的地方,假左撇子最大的问题是,它把中国社会这点灵气全搞没有了,好像是钉在美丽鲜花上的一个苍蝇,把生龙活虎的读书人都搞得精神阳痿,起码是普遍肾虚。

大家想想看,假如皇帝下一道谕旨,让所有的人都必须用左手来写字,若说王羲之必须用左手来写字,那王羲之或许还是王羲之,但绝对不会是我们所知道的书法家王羲之了。这一道谕旨如果可以长久,那么中国就没有它那灿烂的书法文化了,而中华文明就很可能只停留在太监文化的水平。所以在这里,我学着给中宣部的假左撇子也上一个“纲”,也上一个“线”,叫做“反文明”,起码你是反中华文明的。这顶帽子或许太沉重,但我相信尺寸上还是合适的。

假左撇子治国是闹剧,已经没有太大的喜剧价值了。但是,整个事情并不一定是件坏事,相反,它可能是件好事,因为,越这样左撇子霸道,它霸道的日子就不长了,叫做物极必反。中华文明毕竟不是太监文化,虽然历史上想把它变成太监文化的人,比比皆是,从未绝迹。但统统不能长久。

原因很简单,强奸民意,其实很容易,但要胁迫读书人,是永远办不到的。不要以为读书人好欺负,这是历史上所有的失败的统治者的致命错误。的确,读书人既没有钱也没有势,既不会玩刀子也不敢拼命,但上帝给这些人以思想,而思想中所蕴藏的力量往往胜过一切人间的世俗力量。连拿破仑都说,笔杆子的力量胜过刀剑。中国的读书人是中华文明的守望者、看门人,中国第一大左撇子高手毛泽东,把读书人整得死去活来,整成“臭老九”不如,又能怎么样?他们可以反过来把你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同他们曾经把不可一世的秦始皇钉在耻辱柱上一样。读书人是得罪不起的,除非你有能力消灭这个文明。中宣部的这些假左撇子,即使有这个贼心,恐怕也没这个贼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