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左撇子”問題(劉曉竹)


2004-12-23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中國現行體制的遺留問題很多,其中有一個問題,尤其積重難返,這就是“左撇子”的問題。也就是說,一遇到問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左”的辦法來解決,好像是一種習慣動作。習慣成自然,但這習慣如果不自然,就是很危險的習慣。比如,中宣部最近對輿論媒體展開整頓,嚇嚇編輯,唬唬作家,在手無縛雞之力的知識分子面前,逞逞威風。可以說,這個體制的最大左撇子是中宣部,而中宣部又是左撇子的集聚地,是地地道道的“左撇子部”。

我的意思不是說左撇子不能存在,左撇子與右撇子一樣都是人,但問題是不能霸道。你不能強迫所有習慣右手的人用左手來做事,這就好像不能強迫左撇子必須用右手一樣。其實,出於真誠而信仰馬克思的學說,信仰共產主義,也是值得尊重的。但中國的體制恰恰出在這個強迫上,現在當然沒有右撇子強迫左撇子的問題,但左撇子強迫右撇子,則非常普遍。積年累月,這導致中國出了一大批假的左撇子,不自然的左撇子,自我虐待的左撇子。這是一大批假馬克思主義者,假共產黨,而追求權勢纔是真的。我敢預言,一旦時局變了,這些人會回過頭來,用同樣卑鄙的手法來整肅那些真正馬克思的信徒。我還敢預言,中國如果出問題,很可能出在這些假左撇子手裏。

因爲,本來可以用右手解決得更好、更順手,但爲了那個強迫的惡習,就非要那笨拙的左手來指手畫腳,來解決問題。結果是人們沒有看到問題的解決,而只看到了笨拙與不自然。在我看來,這完全是一種變態,又從變態到病態,從自我虐待,到虐待他人,能不出問題嗎?然而,這還不是左撇子病的最可惡的地方,假左撇子最大的問題是,它把中國社會這點靈氣全搞沒有了,好像是釘在美麗鮮花上的一個蒼蠅,把生龍活虎的讀書人都搞得精神陽痿,起碼是普遍腎虛。

大家想想看,假如皇帝下一道諭旨,讓所有的人都必須用左手來寫字,若說王羲之必須用左手來寫字,那王羲之或許還是王羲之,但絕對不會是我們所知道的書法家王羲之了。這一道諭旨如果可以長久,那麼中國就沒有它那燦爛的書法文化了,而中華文明就很可能只停留在太監文化的水平。所以在這裏,我學着給中宣部的假左撇子也上一個“綱”,也上一個“線”,叫做“反文明”,起碼你是反中華文明的。這頂帽子或許太沉重,但我相信尺寸上還是合適的。

假左撇子治國是鬧劇,已經沒有太大的喜劇價值了。但是,整個事情並不一定是件壞事,相反,它可能是件好事,因爲,越這樣左撇子霸道,它霸道的日子就不長了,叫做物極必反。中華文明畢竟不是太監文化,雖然歷史上想把它變成太監文化的人,比比皆是,從未絕跡。但統統不能長久。

原因很簡單,強姦民意,其實很容易,但要脅迫讀書人,是永遠辦不到的。不要以爲讀書人好欺負,這是歷史上所有的失敗的統治者的致命錯誤。的確,讀書人既沒有錢也沒有勢,既不會玩刀子也不敢拼命,但上帝給這些人以思想,而思想中所蘊藏的力量往往勝過一切人間的世俗力量。連拿破崙都說,筆桿子的力量勝過刀劍。中國的讀書人是中華文明的守望者、看門人,中國第一大左撇子高手毛澤東,把讀書人整得死去活來,整成“臭老九”不如,又能怎麼樣?他們可以反過來把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如同他們曾經把不可一世的秦始皇釘在恥辱柱上一樣。讀書人是得罪不起的,除非你有能力消滅這個文明。中宣部的這些假左撇子,即使有這個賊心,恐怕也沒這個賊膽。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