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幼稚病(刘晓竹)

2005-0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从海外的报道看,现在国内出台了一系列向左转的政策,包括加强对宣传舆论的控制,强化党的组织与领导,打压异议人士等等。海外很多论者担心改革开放要走回头路了,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一股政治寒流,不过在我看来,这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前奏曲。两千多年前,老子讲“反者道之动”,《易经》云“否极泰来”,正是这个道理。

在当前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没有人为左倾而左倾。事实上,人们本能地厌恶极左的那一套东西,包括胡锦涛与温家宝在内。那为什么还要搞“左撇子”治国呢?原因很简单:要保持政治的稳定,要维系这个危机四伏的政权,这就好像堂吉科德见到了风车,一定要挥动着长矛冲上去。然而问题出在这个风车上。在某些人看来,解决群众生活困难,为百姓办一点实事,就可以得到老百姓的拥护。这是一个根本的误区,是共产党脑子里的风车幻象。好像只要“执政为民”,老百姓就会满意。我可以告诉你,老百姓永远也不会满意。政治学上有一个“相对剥夺”的概念,社会学也有一个“相对预期值”的概念,意思是说老百姓的预期是水涨船高的,换句话说,老百姓永远要骂娘。

现代化说到底就是变天,老百姓感恩戴德的政治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虽然那些脑筋不清楚的人还在做梦。其实,让老百姓感恩戴德很简单,就是回到传统的农业社会中去,而且还要有两条:一是普遍恐怖,一是普遍愚昧。这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然而在中国,普遍恐怖意味着你要杀一百万人,关一千万人,再迫害一亿人,而普遍愚昧则意味着关闭对外交流渠道,封锁所有信息,如同金正日做的那样,不允许老百姓有短波收音机,不要说互联网了。如果这两条你做不到,或没有胆子做,最好不要在那里空想,用列宁的话说,不要再闹“左派幼稚病”。

现代社会的政治基础不是老百姓的满意度,而是合法性的问题。这个政治学最简单的道理,共产党里面有一大批人恐怕还没有搞明白。美国人天天骂娘,大多数人对政府施政不满意,但是政治最稳定。为什么呢?因为有合法性。布什政府的基础不是因为老百姓拥戴,事实上投他票的人只占所有具有公民投票权利的人的三分之一不到,可能有一半以上的人对他的执政不满。换句话说,政治稳定不是一个拥戴的问题。因为拥戴的对象是人,而人是最不稳定的因素。今天我拥护你,明天就可以翻脸。但是,合法性是法理,不是针对人的,所以是对事不对人,对法不对人。在共产党的字典里,政治稳定的基石是一个叫做“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东西,如果说过去这是一个虚幻的东西,好像海市蜃楼,今天它连虚幻都没有了,海市蜃楼都不存在。

所以说,胡温新政力图建立老百姓的拥戴,达到政治稳定,那是脑筋不清楚,是一种左派幼稚病。不过不用担心,这个梦马上就会过去,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能不让它烧,烧完以后,老百姓的一片骂声会跟着来,一骂就醒过来了。接下来不可避免的是,中国必须要解决政治稳定的机制问题,这就是建立合法性的问题。合法性问题的核心是权力的来源。也就是说,政治统治的权力必须要得到被统治者的认可,没有得到这种认可的权力就是专制权力。而专制权力,不管它看上去多么强大,都是建立在沙滩上的。怎么样得到老百姓的认可?这不是宣传部的左倾言论、花言巧语可以达到的,也不是公安部的强制暴力可以达到的。共产党的统治要想得到老百姓的认可,就要靠老百姓投票选举,靠真正的法制。

共产党为什么怕知识分子说话?原因还是合法性。毛泽东与苏格拉底的最大区别不是人格,而是他们所处社会的合法性基础。可以说,两个人都是反潮流的,但苏格拉底认为雅典的法律制度具有正义性,是经过被统治者认可的,因此是合法的,所以当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时,他没有揭竿而起,而是俯首就刑,虽然对他的宣判是非正义的。在来看毛泽东,他所处的社会没有制度上的正义,即没有合法性基础,这时知识分子的唯一出路是,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当缺乏合法化基础时,知识分子最终就要走揭竿而起的道路,因此毛泽东变成一个礼仪之邦的痞子。当具有合法化基础时,知识分子就是导引有序变迁的力量,因此苏格拉底在举国疯狂、全民痞子化,反而成为圣人。

共产党要保住这个政权,无可厚非,但要开前门,走大路,要营造政治制度的正义,一句话,要解决合法性的问题。否则的话,天下无宁日,因为还有在野的毛泽东试图取代当权的毛泽东,还有在野共产党试图去造当权共产党的反,并取而代之。中国的政治能量在蓄积,这个能量是不可能由少数人任意操纵的。共产党也不能一手遮天。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