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一笔帐(刘晓竹)

2005-0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行了二十五年,举世瞩目,这个成绩的确应该肯定,但是光肯定成绩是不够的,还要肯定问题,也就是说,要把这二十五年的稳定发展的代价也算进去,这样才能保持头脑清醒。这就好像是商店盘点,总不能只算收入,不算支出。然而这恰恰是现在的问题,有太多人点钞票,在那里算有形的经济数字的帐,而没有多少人找问题,算一算那些无形的支出,以及亏损的窟窿。

中国能否保障下一个稳定发展的二十五年?我想,算清楚这笔帐是一个关键。在我看来,中国这二十五年形成了四个亏损的大窟窿,它或许是无形的,但的的确确是成本。如何堵住这些窟窿?这是未来的巨大挑战,也是保障继续稳定发展的重中之重,是大局中的大局。否则的话,下一个二十五年就是入不敷出的二十五年,而所谓稳定发展就会变成泡影。

这四个窟窿是:人口的窟窿,环境的窟窿,能源的窟窿,以及官制的窟窿。先说人口的窟窿。中国现在人口比例严重失调,一是在没有发展起来之前就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二是男女比例失调,亦即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立即面对“三千万光棍”的问题,相当于加拿大与澳大利亚男性人口的总和。这是二十五稳定发展所留下的一个大窟窿,可以说古今中外没有先例。西藏历史上男女比例失调是西藏僧侣制度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是否要恢复传统佛教的山林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或许可以解决一百万。剩下的怎么办?是向外输出光棍?还是引进新娘?三千万的光棍解决不了传宗接代的问题,没有越老送终的家庭,在日益城市化的生存环境中,难道是小事情吗?

第二,环境的窟窿。现在还在扩大,这个无形的成本故然要让子孙来承担,但是,现在环境破坏的程度太严重了,恶化的速度太快了,似乎已经从无形成本到有形成本,从未来惩罚变成现世报了,换句话说,中国这块土地很快就会变得不适合人类居住了。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环境差,体质就会差,怪病就会多,难道东亚病夫又要回来了吗?

第三,能源的窟窿。这个窟窿越来越大,好像是一个欲望没有止境的怪兽。中国的经济发展高度依赖非再生性能源,一是煤炭,一是石油。比较而言,在中国生产同样数额的国内总产值,耗费的石油煤炭是美国的十倍,是日本的四倍。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不要说中国没有这个能源的储备,世界市场也没有这个准备。这会把能源的价格哄抬上去,中国所赚的钱看起来都要补贴给能源输出国了。

第四,官制的窟窿,或者官员制造的窟窿。改革开放二十五年,因为没有很好地进行官制的改革,贪污腐败盛行,这个社会成本是天文数字,算也算不清。中国的官员是典型的“五好官员”,叫做好色,好赌,好贪,好弄权,好吹牛。有这样官员,能有好的国民素质吗?中国有句老话,“穷山恶水出刁民”,看起来还要加一句,叫做“贪官污吏出乱民”。贪官污吏就是“穷山恶水”,是中国人文环境的“穷山恶水”。

可以说,因为这四个大窟窿,要保持中国的稳定发展,未来的二十五年比前一个二十五年,情况更为复杂,任务更为艰难。中国的领导精英与社会大众是否有充分的准备?很难判断。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压抑言论自由,阻止严肃讨论,不能堵住这四个窟窿。恰恰相反,它阻止人们进行有效的准备,从而解决问题。这就是中宣部最可恶的地方。中国的变化,如同太平洋的板块在移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且这个能量是必定要释放的,它可以是一系列小地震,也可以是一次迟来的大地震,引起涂炭生灵的海啸。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