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一筆帳(劉曉竹)


2005-01-13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中國的改革開放進行了二十五年,舉世矚目,這個成績的確應該肯定,但是光肯定成績是不夠的,還要肯定問題,也就是說,要把這二十五年的穩定發展的代價也算進去,這樣才能保持頭腦清醒。這就好像是商店盤點,總不能只算收入,不算支出。然而這恰恰是現在的問題,有太多人點鈔票,在那裏算有形的經濟數字的帳,而沒有多少人找問題,算一算那些無形的支出,以及虧損的窟窿。

中國能否保障下一個穩定發展的二十五年?我想,算清楚這筆帳是一個關鍵。在我看來,中國這二十五年形成了四個虧損的大窟窿,它或許是無形的,但的的確確是成本。如何堵住這些窟窿?這是未來的巨大挑戰,也是保障繼續穩定發展的重中之重,是大局中的大局。否則的話,下一個二十五年就是入不敷出的二十五年,而所謂穩定發展就會變成泡影。

這四個窟窿是:人口的窟窿,環境的窟窿,能源的窟窿,以及官制的窟窿。先說人口的窟窿。中國現在人口比例嚴重失調,一是在沒有發展起來之前就面臨人口老齡化的問題,二是男女比例失調,亦即在不久的將來就會立即面對“三千萬光棍”的問題,相當於加拿大與澳大利亞男性人口的總和。這是二十五穩定發展所留下的一個大窟窿,可以說古今中外沒有先例。西藏曆史上男女比例失調是西藏僧侶制度的一個重要原因,中國是否要恢復傳統佛教的山林制度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或許可以解決一百萬。剩下的怎麼辦?是向外輸出光棍?還是引進新娘?三千萬的光棍解決不了傳宗接代的問題,沒有越老送終的家庭,在日益城市化的生存環境中,難道是小事情嗎?

第二,環境的窟窿。現在還在擴大,這個無形的成本故然要讓子孫來承擔,但是,現在環境破壞的程度太嚴重了,惡化的速度太快了,似乎已經從無形成本到有形成本,從未來懲罰變成現世報了,換句話說,中國這塊土地很快就會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了。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環境差,體質就會差,怪病就會多,難道東亞病夫又要回來了嗎?

第三,能源的窟窿。這個窟窿越來越大,好像是一個慾望沒有止境的怪獸。中國的經濟發展高度依賴非再生性能源,一是煤炭,一是石油。比較而言,在中國生產同樣數額的國內總產值,耗費的石油煤炭是美國的十倍,是日本的四倍。繼續這樣發展下去,不要說中國沒有這個能源的儲備,世界市場也沒有這個準備。這會把能源的價格哄擡上去,中國所賺的錢看起來都要補貼給能源輸出國了。

第四,官制的窟窿,或者官員製造的窟窿。改革開放二十五年,因爲沒有很好地進行官制的改革,貪污腐敗盛行,這個社會成本是天文數字,算也算不清。中國的官員是典型的“五好官員”,叫做好色,好賭,好貪,好弄權,好吹牛。有這樣官員,能有好的國民素質嗎?中國有句老話,“窮山惡水出刁民”,看起來還要加一句,叫做“貪官污吏出亂民”。貪官污吏就是“窮山惡水”,是中國人文環境的“窮山惡水”。

可以說,因爲這四個大窟窿,要保持中國的穩定發展,未來的二十五年比前一個二十五年,情況更爲複雜,任務更爲艱難。中國的領導精英與社會大衆是否有充分的準備?很難判斷。但有一點是清楚的,壓抑言論自由,阻止嚴肅討論,不能堵住這四個窟窿。恰恰相反,它阻止人們進行有效的準備,從而解決問題。這就是中宣部最可惡的地方。中國的變化,如同太平洋的板塊在移動,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而且這個能量是必定要釋放的,它可以是一系列小地震,也可以是一次遲來的大地震,引起塗炭生靈的海嘯。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