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感言:中国需要一场资产阶级革命 (刘晓竹)

2005-0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年关已到,去旧迎新,国内一派节日的气氛。民工要回家过年,城里人也要合家团聚,庆祝新春。应该说,过节人人都高兴,但总是有些人比其他人更高兴。在我看来,最高兴的是贪官污吏,最不高兴的是下岗职工与困难群众。有趣的是,对最高兴与最不高兴这两部分人而言,这个年节应该是平淡的。

贪官污吏高兴,是因为又过了一个有惊无险的一年,尽管老百姓喊打的声音让人胆战心惊,但老百姓的雷声大,纪委的雨点小,所以贪官的队伍进一步壮大。对于这部分养尊处优的人而言,新年祝福早就变成现实了,叫做“心想事成,事事如意”。甚至心不想,事也成,因为拍马屁的人多得很,而且周到得很。这样一来,他们等于是天天在过年,节日宴席反不如家常菜可口了。所以他们过年,更想平淡。不是因为心性高远,气质淡泊,而是因为油水太多,日子过得太油腻了。

下岗职工不高兴,是因为生活艰难,什么事也不成,再努力、再勤劳,还是一贫如洗,而且舅舅不疼,姥姥不爱。当然,这些老实巴交的老百姓不会想着造反,无非是过一年算一年,甚至过一天算一天。可以说,中国的国力在增加,勤劳不勇敢的劳苦大众也在增加。对于这些弱势者而言,最实在的新年祝福是,凑合着活,凑合着混。因此这个年节也是平淡的,不是因为他们继承了我党艰苦朴素的伟大传统,而是因为没有门路,没有油水。

中国政治文化中,锦上添花多,雪里送炭少。为什么如此?我认为是官场劣质文化的延伸,中国不是缺少劫富济贫的文化心理,历史上看,为了弱势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也不少,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但总体上看是对弱势者歧视得多,同情的少。中共的官本位,是一个“祖孙结构”,一切都是爷爷上级与孙子下级,没有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对上面的爷爷,自己是孙子,百般谄媚,极尽吹捧;对下级就反过来,自己是爷爷,专横跋扈,蛮不讲理。其他水平关系都是延伸关系,次要关系,叫做“姑表亲”关系。

在这种官场文化中,大家都得到照应,我为上级,下级为我,当然上级也会照应下级。这个体制也不是全无道理,可以说,这是一种畸形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互惠结构。这种官场自肥的安排,独具匠心,高明就高明在,具体的事情都是为他人,但在整体上照顾了自己的根本利益。最近常听到“制度腐败”这个字眼。我的理解是,它就是这样一种体制,一个官员可以“不自私”地为上级服务,同时“廉洁地”享受官场腐败的果实,叫做廉洁腐败两不误,皆大欢喜。

然而,这个体制唯一弱点是,那些没有下级的人,不好安排。换句话说,那些没有门路的平头百姓,必须要让他们甘心被奴役。一旦他们不愿意被如此奴役,这个统治中国的“祖孙结构”就要瓦解。因为最下级的官没有孙子可以颐指气使了,而只能一味受气当孙子了。那么他们就要心理不平衡,就要变革,甚至革命。在历史上,西方资产阶级革命就是这样发生的,结果是从权贵的“豪夺”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 “巧取”。

在我看来,这正是中国所需要的,亦即从“豪夺”体制向“巧取”体制转变。不要小看“豪夺”与“巧取”的区别。豪夺体制以权贵为本,导致“无能腐败”,能当官的多,能办事的少。巧取体制则以财产关系为本,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以资产阶级法权为本,这样一来,就是“有能腐败”,导致能办事的多,能当官的少。对勤劳不勇敢的劳苦大众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中共领导人说,党要管党,极其正确,但是管不住怎么办?领导人没有讲。其实有两个办法,一是让老百姓来管党,这就是民主监督,政务公开等等,这些都是资产阶级法权的延伸;一是让法律来管党,叫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也是资产阶级法权的延伸。不过这样一来,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共产党,就应该调整一下定语名号,叫做渺小、谦卑、不正确的党,因为它必须与特殊利益为伍,不是代表这部分人的特殊利益,就是代表另一部分人的特殊利益。这一条说清楚了,这个党就有救了。胡锦涛不是讲以人为本吗?我认为应该再进一步明确化,叫做以人权,也就是每一个人的平等法权为本。一句话,中国需要一场资产阶级革命。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