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老婆的政府(刘晓竹)

2005-03-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什么人打老婆?当然是男子汉打老婆,而且是特殊的男子汉,不是那些被老婆打的男子汉,也不是那些不敢打老婆的男子汉。以此做比喻,世界上大概有三种政府。第一种是被老婆打的政府,这是台湾;台湾官员天天被老百姓、被媒体骂得狗血喷头;为了避免被老婆打,所以台湾政府往往骗老百姓。第二种是不敢打老婆、但也不被老婆打的政府,这是美国;美国老百姓并不是天天骂娘,但政府官员知道老百姓也不好惹;所以,美国政府不敢讲假话,但也不敢全讲真话。中国政府属于第三类,不但敢打老婆,而且动不动就出手;比如,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有冤屈的老百姓到北京上访,老弱病残,被几百个警察围着打、追着打,不问青红皂白,这的确是国际一大景观。

这三种政府,即骗老婆的政府、不对老婆全讲真话的政府以及打老婆的政府,都不能算是人们心目中理想的男子汉(世界上的女人应该觉悟了)。但如果说哪一种政府最恶劣,我还是认为打老婆的政府最恶劣,因为属他最野蛮。毫无疑问,男人回家打老婆,肯定是在外面混的不随意。我们可以理解,中国政府在台湾碰了一鼻子灰,美国的事情不顺心,日本的事情也不顺心,但请政府不要把这些外面的不顺心算到家里人的头上;异议人士或读书人讲几句埋怨的话,或说你无能等等,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所以不要关起门来打老婆。

异议人士说,外国的民主多好啊。在政府听起来,这就好像说外面的男人多好啊,以此推断,你一定有外心,甚至外遇,那就非打一顿不行。最近,异议人士的确挨了一顿好打。但是,被打的老婆心理能服气吗?她说外面的男人好,无非是说家里这个男人不争气,或许这是恨铁不成钢,怎么能跟有没有外心外遇扯到一块去了呢?

读书人说,政府应该改进自己,不要专横跋扈不讲理,要民主一点,在政府看来,这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或者叫做知识分子翘尾巴了。的确,那些敢讲话的读书人,最近也挨了一顿打。政府无非是告诉读书人,你最好夹着尾巴做老婆。

中国领导人非常恼怒被人看不起,但这样一个打老婆的政府,怎么可能让人看得起呢?要想让人看得起,最好提高一点自己竞争力,而不是关起门来打老婆。中国的老百姓可怜啊,在这样一个男人家里做媳妇,的确不容易。老百姓不但必须没有外遇,而且还必须没有外心,不但必须没有外心,而且必须不能说自家的男人有任何缺点,或者有任何比其他男人不足的地方,否则就要挨打。

不妨说这个老婆被打得服服帖帖,百分之百忠党爱国了,这个家还像个家吗?难道不是吗?这样胡搞下去,领导不像正常的领导,百姓不像正常的百姓。为了建立“和谐社会”,一个是虐待狂,一个就必须是受虐待狂,否则就“和谐”不了,过不下去。我们不能说这是一个神经病的家庭,起码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家庭。我看中国的老百姓快要闹离婚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