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勢 有分有合 (劉曉竹)


2005-03-10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一箇中國原則有二:一是政治原則,一是文明原則。政治原則是小原則,文明原則是大原則。最近人大制定《反分裂法》,人們一般從政治層面解讀,認爲這是中國的“臺灣問題法”,亦即它的出臺與適應範圍都是針對臺獨的。這也是共產黨的說法。在我看來,這個法還應該有一個法理學的解讀,超越現實政治,甚至超越歷史的特殊情境而具有某種絕對意義。人大的立法者或許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反分裂法》的法理核心不是臺灣問題,而是中華文明的自我認同,這就是“一箇中國”的自我認同原則。所以,《反分裂法》這個名字不對,它應該叫做“一箇中國法”,或者叫做“中華文明自我認同法”。

爲什麼要堅持“一箇中國”的自我認同原則?因爲它是中華文明秩序的基礎。《三國演義》開篇雲,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個“天下”指中華文明。臺灣與中國大陸“分”了半個多世紀,故“合”是大勢所趨。但反過來說,中國大陸在單一集權體制下,已經“合”了半個多世紀,故“分”也是大勢所趨。但不管是“分”還是“合”,中國還是中國,換句話說,中華文明的整全性沒有被破壞,因爲自我認同的大原則沒有被破壞。

問題的關鍵是“分”怎麼“分”,“合”怎麼“合”。法理的“一箇中國原則”意味着,中華文明的“合”不是鐵桶一塊,而可以包含內部的競爭,包括地方實體的自治,而中華文明內部的“分”也不是分崩離析,更不是內戰。換句話說,分也好,合也罷,中華文明總有一個基本秩序,這個秩序就是一箇中國。臺灣人當然是臺灣人,但臺灣人也是中國人。

然而,從短期的政治需求看,共產黨就怕這個“分”字,但“分”不一定就是分裂,也可能是分開,關鍵要看怎麼個分法。共產黨自己不也說“黨政分開”,“黨政分家”嗎?我覺得在一箇中國的原則下,兩岸分開或兩岸分家,合而不同,並沒有什麼不好。兄弟分家過,並不一定就是兄弟反目成仇,恰恰相反,分開過,可以增加一點競爭,從而讓中華文明多幾分活力,並不是壞事。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連神仙也不能搞鐵板一塊,不能搞八仙合成一仙。在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中,鄧小平先把廣東分開來,與北京分家,這纔有珠江三角洲的奇蹟。接下來,江澤民讓上海從北京分開,自立門戶,這纔有了今天的長江三角洲的繁榮。當然,這個“有分有合”的大勢必須建立在一些基本條件之上:一是統一市場,二是公民權利的普遍保障,三是地方自治。可以用十六個字概況:統一市場,地方自治,保障人權,公平競爭。中國是個文明大森林,萬木爭春,百花齊放,用共產黨熟悉的語言說就是“萬類霜天競自由”。我希望共產黨不要把文明大森林變成文明大苗圃,一塊地種一種樹,另一塊地活另一種花。

胡錦濤講:一箇中國,什麼都可以談。假如真能落實這一條,這是很大的飛越。曾幾何時,毛澤東搞“一個領袖,什麼都可以談”。鄧小平搞“一個主義,什麼都可以談”,比毛澤東的格局大;江澤民更進一步,叫做“一個共產黨,什麼都可以談”。今天胡錦濤再進一步,搞“一箇中國,什麼都可以談”,格局更大了。當然,這個“一箇中國原則”不是那個一箇中國的政治小原則,而是一箇中國的文明大原則,果真如此,那麼中國的事情真的就好辦了。因爲它不但能實現國家的和平統一秩序,而且能讓老百姓在一箇中國的原則之下,談點其他正經事,比如,一箇中國,多黨競爭,等等。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