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不是扯烂污(刘晓竹)

2005-03-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共产党搞政治,以前悲剧多于喜剧,现在喜剧多于悲剧。“和谐社会”的事,若全面上演,就是最新一出喜剧。在中文字典里,“和谐”不是扯烂污的意思。然而在中国社会,“和谐”除了扯烂污,很难有别的意思。

什么是和谐?州官可放火,百姓不点灯,这就和谐了;官员作威作福,百姓没脾气,这就和谐了;白毛女不反抗就和谐了。有个电视连续剧,叫“中国式离婚”,一大奇观,不过是悲剧。我想,应该有人拍续集,叫做“中国式和谐”,那也会是一大奇观,但一定是喜剧,充满幽默与荒诞。

其实,追求和谐社会,不是人们今天异想天开,人类追求这目标,已经有几千年历史了,到现在还没成功。只是不知道,哪个领导人的哪根神经,灵机一动,想起这个词,就要办“和谐社会”,怎么能让人当真?不过中国有“鸡毛当令箭”的惯例,我们也不能不当真。仔细想来,这肯定是中国式和谐。为什么说是“中国式”的呢?因为,一个没有自由的和谐社会,一个没有公义的和谐社会,一个没有基本权利保障的和谐社会,在别的国家、别的民族,会是一种语义矛盾,好像酒后昏话。

如果“不自由,毋宁死”,那么不自由就和谐不了。然而在中国,不自由,才和谐,而自由了,反而和谐不了。中国特色的逻辑。在别的国家、别的民族,和谐意味着有不同的声音,好像音乐有不同的声部,所谓“和而不同”,这是孔子的话。然而在中国,和谐意味着一个声音,叫做“中央精神”,其他人没有声音。如果十三亿人都是哑巴,只会听话,不会说话,那就是和谐的最高境界了。中国特色的和谐。

中宣部瞎搅和,中文的语境完全错乱了。语境错乱不可怕,但有一部分人,脑筋也跟着错乱,这就很可怕。和谐原本不是和稀泥,和谐也不是扯烂污,但在今天这个错乱的语境中,和谐不但是和稀泥,和谐也是扯烂污。而且,有一部分人真的就这样相信了,在那里努力和稀泥,在那里万般扯烂污,这难道不可怕吗?

不过,可怕不是我的重点,可笑才是重点,而不可笑是最可怕的。因为,如果完全陷入错乱的语境而不能自拔,就不是喜剧了,而是悲剧。你读《人民日报》的“建立和谐社会”的文章社论,如果没有喜剧感;你参加政治学习,如果也没有喜剧感,这是大问题。中宣部一本正经,振振有辞,一点不奇怪,因为所有神经病都一本正经,都振振有辞。但是,如果连正常人也会觉得中宣部神经得有道理,甚至也跟着一本正经,或跟着起哄,就不好笑了。这说明,正常人被关在神经病医院里太久了,已经感觉不到其中的荒诞滑稽了。注意:这是发疯的开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