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氣革命?還是資產階級革命?(劉曉竹)


2005-03-31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迄今爲止,胡溫新政有兩大敗筆,一是中宣部胡鬧,二是經濟升溫。這一“胡”加一“溫”,把個“新政”葬送了不說,十一五計劃開局,中國就面臨着一場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

爲什麼說中宣部的胡鬧?因爲它把知識分子得罪光了。中宣部的確很賣力,不過越賣力,得罪的人就越多。整焦國標教授,得罪北大的讀書人,整“水木清華”得罪清華的讀書人。整肅互聯網,壓抑不同聲音,又得罪千千萬萬的網民。中宣部應改名爲製造矛盾部。

牛頓定律說:一種作用力往往伴隨着一種反作用力。中宣部的肆無忌憚不可能沒有後果。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將來拉清單。中國的知識分子向來以記憶見長,否則就沒有這古老的文明。今天中宣部得志,你打人一拳,將來他要還你十腳。本來是一句無關緊要的牢騷話,你不讓他說,還打他的嘴巴,這就是一口污氣。聽說過“化污氣爲力量嗎?”如果沒有,想一想沼氣池的原理。

再來看經濟升溫。宏觀調控措施三令五申,結果如何?投資增長還是控制不住。今年前兩個月投資增長仍達到24.5%,這一速度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值僅低0.3個百分點。也就是說,這個24.5%的數字是在去年頭兩個月已經取得50%增速的基礎上,又上漲了這麼多,淨增了1160億元。這說明了什麼?說明胡溫的宏觀調控是鬼扯。

中共現在還能控制消費品物價,但控制不了能源與原材料的價格繼續上漲,躲過了初一,躲不過十五,經濟是硬道理。這個運行辦法不但是有限度的,而且是有代價的。這個代價就是企業的利潤流失,以及銀行的壞帳攀升。不錯,你可以拆了東牆補西牆,再拆了南牆補東牆,然後再拆了北牆補南牆,但如果牆都拆完了怎麼辦?這就是秋後算帳、拉清單的時候。經濟升溫的後果不是全面蕭條,就是全面漲價,或者全面漲價之後的全面蕭條,總之,成千上萬的企業要破產,成千上萬的人要失業。最後是老百姓倒黴,羊毛還是要出在羊身上,這是絕對真理,但問題是:老百姓不會善罷甘休,老百姓這口污氣也要出。

烏克蘭不久以前經歷了一場桔黃色的革命,吉爾吉斯坦也在經歷着類似的革命。別的地方的革命有顏色,中國的革命沒有顏色,因爲它是沼氣革命,砰然一聲。難道不是嗎?有一箇中宣部胡鬧,不斷製造精神沼氣,還有一個經濟升溫叫板,不斷製造物質沼氣。這兩氣能量,加在一切,總要聽個響吧。

這就是中國的命運,粗一點是“沼氣革命”,這是由下至上;文氣一點,叫做資產階級革命,這是由上至下。總之結果是一樣的:知識分子要自由,資本家要賺錢。胡溫新政已經走到頭了,圖窮匕首見,躲是躲不掉的。不過,是選擇由下至上的“沼氣革命”呢?還是選擇由上至下的資產階級革命呢?我希望胡溫新政有所反省,往資產階級革命的道路上演進,不要在“沼氣革命”的道路上一意孤行。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