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制度 两种领袖 (刘晓竹)

2005-05-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这次连宋相继登陆,中共为了统战的需要,媒体大量报道,在中国掀起了一股台湾在野党热,连战、宋楚瑜热,很是有趣。我怀疑再热下去,共产党是不是能够吃得消,起码中宣部是吃不消的。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看互联网上网友的评论,似乎连战与宋楚瑜让中国老百姓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感觉是中宣部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的,而且,如果老百姓要是跟着这个感觉走,那麻烦就更大了。

仔细想一想,经过民主洗礼的领导,与经过专制洗礼的领导,原本就是不一样。不是说民选的领导一定是最好的,但民主的洗礼起码让这些领导人懂得一点规矩,对老百姓谦卑,学会尊重老百姓,锻炼得讲话得体,举止得当,不是让老百姓看了就讨厌。因为,那些讨厌的领导人,一选举就淘汰掉了。

中国的情况刚好相反。可怜中国老百姓,即使你看不惯那些贪官污吏,看不惯那蛮横不讲理的面孔,也要年年看,月月看,天天看,即使你听不惯那些官员的假大空的废话,也要年年听,月月听,天天听。这是生活在中国的一大痛苦,不中看的东西,强迫让你看,不中听的东西,强迫让你听;就是这个体制,老百姓有什么办法?一句话,强迫让你讨厌,这一中国政治文化的一大特色,可以说是古今中外的奇观。

这几天,老百姓看台湾来的领导人,他们不讨厌,这就是中宣部的大麻烦,也会是共产党的一块心病。因为相比之下,中国有太多官员让老百姓讨厌,不但举止不得当,讲话也不得体,而且喜欢教训人,让人莫名其妙。这种素质低下的官员,不学无术,但就是淘汰不了。他们在那里作威作福,欺压老百姓,中国怎么可能有太平的日子?胡锦涛基本形象还不错,但要做一个得民心的领导人,就要改善吏治,就要民主开明,不要关起门来做皇帝。

因为道理很简单:专制制度下的官场文化,让共产党的不少干部养成一大堆坏毛病,比如不会对老百姓谦卑,只会对上级领导谦卑,拍马屁的水平全球第一;其次是一点也不会体察民意,麻木得不得了,但揣摩上级领导意图,却又细腻得不得了。经过民主体制训练出来的干部不一定都是好样的,台湾也有民选的民意代表中看不中吃,但起码拿得出手,而专制体制训练出来的干部先倒你的胃口,既不中看,也不中吃,往往拿不出手。怎么办?唯有在专制的土地上作威作福,到哪里都会丢人现眼;不要说走向世界,就是走到台湾、香港这样的地方,马上就会被那里的老百姓骂回来。

连宋登陆,国内媒体都说是共产党对台政策的胜利,我看不如说是中共对台极左政策二十年失败记录的脚注。难道不是吗?一味的恫吓,文攻武吓,没有一点用处。如果当初共产党能够实行“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的政策,那么二十年前两岸就可以谈判了,何必等到今天?二十年前,就是李登辉也不敢公开鼓吹台独,国民党的政策是“一个中国,两岸对等”。所以说,要不是极左的臭脸孔,中宣部胡闹,台独不会有今天的气势。其实,中国的“藏独”“疆独”,都是极左官员胡闹出来的副产品。台湾老百姓为什么不喜欢统一,对于大陆人而言,这或许是一个非常令人费解的问题,但比较一下两种制度的两种面孔,我想就比较简单了:如果让你天天看极左的臭脸孔,天天听极左的假话、大话、空话,你难道就不烦吗?都说面子的事情不重要,但两岸纠纷往往就是个面子问题,要给中华民族面子,就必须要丢掉极左的假面具,就不能给极左一点面子。

中国近代史上,常常有民族利益与党派利益相矛盾的情况,太多政客打着民族利益的幌子,大行党派私利之实。未来两岸关系的走向,又要考验今天的政客。现在,民族利益要求胡锦涛向右转,搞政治宽容,从而实现中华民族内部的和解,而党派利益则要求胡锦涛向左转,搞左撇子治国,服务于一小撮人的利益。下一步,胡锦涛要怎么走,做什么选择,我们要睁大眼睛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