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改革與中美關係(劉曉竹)


2005-05-20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對於靠外貿拉動的後發展國家來說,金融是生命線。金融出問題,滿盤皆輸。亞洲一些國家(如印尼),幾十年的積累,一夜之間損失殆盡,日本經濟,十幾年一蹶不振,都是因爲金融出了問題。金融出問題,一是內部腐敗,二是目光短淺。印尼栽在內部腐敗上,而日本則栽在目光短淺上。

我對中國金融不敢太樂觀,因爲它既有內部腐敗的問題,又有目光短淺的問題。但比這兩條都要命的,是中國政府的小家子氣心態。

爲什麼說小家子氣?最近中國政府發出信號說,人民幣決不會在美國的高壓下貿然宣佈升值,這就是小家子氣。中國匯率改革跟美國壓力不壓力有什麼關係?難道有壓力就不改,沒有壓力就改?最近溫家寶總理說,人民幣匯率改革是中國的主權事務,這話沒有錯,但也是小家子氣的表現。

衆所周知,美國的財政赤字不僅僅是美國的內政,在這個問題上,歐盟與日本給美國相當大的壓力,美國不會說這種話來搪塞,因爲這實在跟主權不主權沒有關係。全球經濟日益一體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個經濟大國必須對全球經濟負有責任。雖然中國現在全球經濟中排名第四,但在心態上還是農民意識的,好像還停留在小農經濟的趕集做買賣的境界。

共產黨領袖中第一個擺脫農民意識的是劉少奇,他講“喫小虧佔大便宜”的道理。農民意識就不懂這一條,爲了佔小便宜,寧可喫大虧。兩岸關係就是這麼一回事:當年執政的國民黨提出“一箇中國,兩岸對等”,想開啓談判,那時外部勢力根本沒有插手以及臺獨做大的條件,可是北京不答應。爲什麼?因爲農民意識作怪,怕喫小虧,結果讓臺獨做大,終於吃了大虧。現在吃後悔藥都來不及了,而且這個代價還不知道要付到什麼程度,付到哪年哪月。

在我看來,中共拒絕金融以及匯率改革,就是貪小便宜,搞不好也會日後喫大虧。實在說來,這不是跟美國人過意不去,而是自己跟自己過意不去,跟自己的子孫後代過意不去。因爲,金融以及匯率機制的改革,原本是宜早不宜遲的事情,再加上中國經濟增長的勢頭超過預期,這項改革已經大爲滯後了。中國的金融改革就像大姑娘出嫁,是早晚的事,不如早談對象,以免將來草率從事,或被逼婚。

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政府決策有錯誤。溫家寶起碼應該在態度上堅決一些,可以提早幾年放風,這樣既可以多爭取一點時間上的餘地,甚至延後出臺都沒問題,又可以減少轉軌過程中的震盪效應。顯而易見,中國不但錯過了主動機會,反而積累了危機,而且越拖越被動,這樣下去,一旦出問題,恐怕比幾年前亞洲金融危機,更爲嚴重。

國際貨幣的投機行爲對中國經濟沒有好處,而人民幣匯率機制不確定,是根本原因。現在中國經濟過熱,難道還要再繼續讓熱錢滾入,製造新一輪的通貨膨脹的危機嗎?

在我看來,中國應該在匯率改革上,與美國全面合作,這不但符合中國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而且也符合中國的近期利益。沒有金融領域的天時地利人和,中國的和平崛起是句空話。爲什麼要軟磨硬抗?我並不一味反對中國與美國、日本或其他國家叫板,比如紡織品的問題就可以一爭,但不要叫錯了地方,在不該叫板的地方亂叫板。

中國領導人必須清楚,人民幣升值的壓力不是美國政府製造出來的壓力,而是全球經濟運行規律的必然結果,亦即是市場價值規律的壓力,從根本上說,它是不以美國政府的意志爲轉移的。當前中美兩國金融與貿易的不平衡狀態,不可能長久持續下去。幾十年前,中國領導人因爲意識形態頭腦發熱,抗拒市場機制的力量,曾經喫過大虧,現在不要因爲面子問題,或因爲怕喫小虧,在更大範圍內舊病復發,重蹈覆轍。

事實上,美國一直是輕聲細語地敦促中國的金融改革,這是很有利的條件:美元處於弱勢地位,而且在金融上依賴與中國的合作。以中國的國力而言,這是難得的一種局部優勢,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不明白,難道中國要等到美元也處於強勢時,纔要進行改革嗎?美國財政部長加大了對中國固定匯率的聲討力度,這一點應該引起中共領導人的注意。

善於妥協的人選擇在有利的時機,主動謀求妥協,而不是等到被逼得沒有辦法時,才被動妥協。總之,積極主動推動匯率改革,可以讓中美關係上一新臺階,爲中國的和平崛起奠定一重要基礎,茲事體大,當政者要走出“農民意識”的誤區,更不可以“小家子氣”誤國。

(以上是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