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共產黨先改“格”,後改革(劉曉竹)


2005-05-27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在其他國家,道德正確最重要,或政治正確最重要,但在中國,因爲國情特殊,我認爲“格調正確”最重要。大概因爲其“特殊材料”,我寧可容忍專制的共產黨,也不能容忍沒有格調的共產黨,而共產黨的當務之急不是改革,而是改“格”,格調的“格”。什麼叫格調?發生在李隆基與楊貴妃之間的,叫做“有格調”,有白居易《長恨歌》爲證;發生在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之間的,叫做“沒格調”,有李志綏先生回憶錄爲證。紅樓夢中的焦大罵賈府,說除了門口石獅子是乾淨的,罵得好,賈 &# x5E9C;的確腐敗,但那是“有格調”的腐敗,有審美價值。共產黨腐敗,沒有審美價值,喫相太難看,這一點共產黨不如滿清的遺老遺少,在格調上不如。今天如果曹雪芹再生,寫一部共產黨的“紅樓一夢”,恐怕寫不出大觀圓風光,也寫不出“金陵十二釵”。因爲共產黨缺乏那一點格調。

不錯,慈禧太后政治上昏庸無能,不如胡錦濤,但在文化上,慈禧太后要比胡錦濤更有格調。起碼來說,慈禧太后提倡一個京劇班,帶動京城上下的文化風氣,追求一點藝術美感,溫文爾雅;而胡錦濤放任一個中宣部,帶動京城上下的假大空風氣,俗不可耐。共產黨政治一手強,文化一手弱,與滿清剛好相反,所以平衡起見,我認爲共產黨與其改革,不如改“格”,亦即先提高一點品味格調。比如,官場裏的吹吹拍拍,或拍馬屁文化,太庸俗粗鄙了,應該改一改,如上所述,即使你貪污腐敗,也可以提升一點格調,反映一點文化素質,不要俗不可耐。

在對外關係上,也有一個提高格調的問題。比如,在對日關係上,先是鼓動青年學生打砸搶,格調太低,後又撇清,反手鎮壓他們,還是格調太低。不久前,吳儀訪日,中途打道回府,把個“吳儀”變成了“無儀”,我看還是格調不高。小泉爲什麼不可以見?怕什麼?他日本有個長髮“蓬客”,你中國不是有個短髮“鐵娘子”嗎?小泉可以胡言亂語,吳儀難道就沒有一張嘴了嗎?吳儀完全可以當面反駁小泉,可以當着日本媒體的面,面對日本公衆,直言痛斥小泉,這總比躲着不敢見要強,比腳底下抹油要強。整個事件,中國原本是有理的,可這樣一來,有理也變沒理。外交部最喜歡“大國外交”,這一次卻搞成十足的“小家子氣”。爲什麼?原因在於格調不夠。

可見格調還是很重要:一個人沒有格調,就沒有人格;一個黨沒有格調,就沒有黨格;一個國家沒有格調,就沒有國格。那麼什麼東西讓共產黨沒有了格調?其中既有歷史原因,也有現實原因。歷史原因是毛澤東搞極左,把精英痞子化,又把痞子精英化,結果是精英不精英,痞子不痞子,或者說,精英比痞子還痞,痞子比精英還精。此外還有現實原因:亦即中宣部少數文化太監,明明已經沒了,還要耍流氓,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奇怪、更不自然的事情嗎?中國國情。哈姆雷特說:“女人,你的名字是軟弱”;我說:“中國,你的名字是悖論”。

其實,胡溫新政,開局不錯,有一股清新的形象,但敗在矯情,文過飾非,格調不夠。難道不是嗎?在中宣部的運作下,好話也變成髒話,不是虛情,就是假意,用“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方式來拍馬屁,不能說不是一種“與時俱進”。賀國強率先搞“保先”,中宣部跟着“復舊”,多年不見的吹吹拍拍的官場風氣大肆回潮,一個“李林甫”轉出千萬個馬屁精。現在,各級領導的馬屁都拍粘了,味道也出來了,官場到處是馬廄的味道,到處都是疾病的溫牀,禽流感的溫牀。所以我說,共產黨先不要搞政治改革了,因爲條件不具備,怎麼改都會走味變質,故現實一點,不如先改“格”,亦即提升格調。我想,即使是專制,也有一個格調高低之分。

格調正確既不等於政治正確,也不等於道德正確,但格調的不正確會使原本正確的東西,變味走調,變得不那麼正確了。共產黨強調領導階層年輕化,是政治正確,但最高領導人都把頭髮染得漆黑髮亮,就是格調的不正確,因爲太不自然了。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所有最高領導人都去染髮,油頭粉面的,有這個必要嗎?同樣,“保先”是道德的正確,格調的不正確,因爲太假了。中宣部強調以經濟建設爲中心的基本路線,是政治的正確,但壓抑不同意見,封鎖消息,控制互聯網等,就是格調太低,矯情而不自然。胡溫新政,強調“以人爲本”,我認爲非常好,但這個“人”應該是真實的“人”,說真話的“人”,不是假名假式假招子的“人”,因爲那實在不是“人”,而是“黨棍”或“機器”。爲了提升中國官場的格調,作爲政治進步的基礎,我希望胡錦濤做兩件事,一是停止染髮,二是制止中宣部的矯情。共產黨最好的傳統是四個字:實事求是。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