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共产党腐败说句公道话 (刘晓竹)

2005-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按照国内的习惯说法,社会主义有两个阶段,一个是初级阶段,一个是高级阶段。我看共产党也是有阶段的,一个是初级阶段的共产党,另一个是高级阶段的共产党。初级阶段的共产党是“造反党”,国内有人称之为“革命党”,是一个意思。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不过,时下的共产党已经进入高级阶段了,改叫“执政党”了,兴趣不是如何夺取政权,而是如何坐享政权,它唯恐有人造反。而这样一来,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让我归结起来,就是另一句话,叫做“腐败有理”。其实,从“造反有理”到“腐败有理”,与共产党的关系少,与人性的关系多。

我们讲“以人为本”,当然不是以人的虚情假意为本,而是以人性的内在需求为本,共产党原本就不是神仙,有七情六欲,故可以直面自己,无须扭扭捏捏的,其实,那些反贪官的,不管他是不是共产党,大多是没有条件做贪官,只要条件允许,他搞起贪污腐败来,很可能也一样不含糊。在政治改革缺乏动力的条件下,共产党彻底腐败不但对共产党本身好,对中国也未必是一件绝对的坏事,老子讲“反者道之动”。当然,共产党彻底腐败让一部分人很痛苦,对于许多理想主义的共产党人来说,似乎很失落。共产党彻底腐败的确是很坏的结局,只不过现实地看,其他结局比这结局更坏。

为什么说共产党“腐败有理”呢?因为,共产党打天下的目的,就是坐天下,而坐天下的目的,就是过好日子。当然,大家一起过好日子最好,不过客观规律是,只能一部分人先过好日子,或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过得好,甚至一部分人要靠剥削另一部分人,这样一来,共产党自然就当仁不让了。其实,天下没有比夺取了政权以后,享受夺取政权的果实,更顺理成章了。共产党从“为人民服务”开始,以“人民为我服务”结局,难道不是很自然的吗?当然,坐吃山空不可以,所以共产党要改革开放:一是增进共产党坐享江山的好处,叫做“腐败中发展”或“发展中腐败”;二是改变一些妨碍共产党坐江山的体制弊端,谋求可持续性腐败,叫做“改革中腐败”或“腐败中改革”;三是让老百姓也沾一点光,叫做“腐败中稳定”或“稳定中腐败”。这样,改革、发展与稳定就是三驾马车,辨证关系,不过硬道理还是腐败,叫做“腐败有理”。在某种意义上,共产党腐败与改革开放,如果不是互为表里的同一进程,起码也是一条裤子的两个裤管。有什么办法呢?腐败与进步,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国之情也。

初级阶段的共产党是“少年共产党”。在还没有取得政权,或刚刚取得政权的初期,这时候的共产党喜欢打打闹闹,好像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它的确不怕打破坛坛罐罐。文化大革命,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毛泽东还说,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我想他意思是:乱了中国,锻炼了共产党。三面红旗,十年文革,的确锻炼了共产党,促使共产党从初级阶段“大跃进”,进入高级阶段,原本共产党想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结果是跑步进入自己的老年。比较而言,在全世界所有共产党中,属中国共产党最少不更事,最血气方刚,这的确让中国老百姓吃了苦头,不过也加速了中共的老化过程,中共没有一个“中级阶段”或“中年阶段”,也算是老天给的一种平衡与补偿。

今天的共产党是高级阶段的共产党,也是“老年共产党”,它显得暮气沉沉,老态龙钟;经过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自己折腾自己,共产党老成事故多了,真正的“雁阵惊寒”。不错,共产党有个领导干部年轻化的政策,但在我看来,还是显老。比如,年富力强的胡锦涛,比晚年毛泽东还要显老,不是身体上老,而是心态上老。在精神面貌上,晚年毛泽东都老糊涂了,还像个老顽童,而今天的胡锦涛,据说脑子清楚,精力过人,但患得患失的,一怕说错话,二怕做错事,倒像是未老先衰的少年老人。

恩格斯说,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共产党还没有从腐败王国自我解脱,自觉地进入自由王国,这与共产党没有认识到自身腐败的必然性,有直接关系。有鉴于此,我们要多讲共产党腐败的硬道理,其实,这也是帮共产党,让共产党从彻底腐败,达到彻底解脱、彻底自由,从而实现某种新生,欲火-浴火-重生。阿弥陀佛。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