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國的故事 (劉曉竹)


2005-06-23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從前有個山寨,前面有三座大山,寨主智叟,腐敗無能,山寨內憂外患不斷,寨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後來有愚公一族,勵精圖治,每天挖山不止,終於感動了上帝,移走了大山。整個山寨一片歡騰,大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往的羣山峻嶺,變成了美麗的南泥灣。人們在這片新的土地上建立了愚公國。老愚公做了國王,他的支持者組成了愚公黨,主持國政。男人們唱:東方紅,太陽昇,山寨出了個老愚公,他是我們的大救星。女人們唱:西方亮,月亮明,哪裏有了愚公黨,哪裏寨民得解放。老愚公說:我們要建立一個桃花源社會,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人平等。愚公國一片歡騰。

響應老愚公的號召,人們立即投入了行動,大興水利,大鍊鋼鐵。但事情並非一帆風順,由於不尊重知識,不尊重科學,水庫積滿泥沙,鍊鋼爐裏出來的都是廢鐵。當然,那些畝產萬斤的農田也都是假的,很多人餓死了。老愚公痛定思痛,認爲是智叟族搞的鬼,因爲他們人還在,心不死,於是老愚公發動了愚昧大革命,徹底肅清智叟的餘毒,叫做知識越多越反動。老愚公說,反對智叟的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他還說,愚昧者最聰明,他們的腳上雖然有牛屎,但思想是乾淨的,所以他們是高尚的人,純粹的人,當然也是愚昧的人。老愚公的話感動了國民,舉國上下比賽愚昧,爭做老愚公的好學生。老愚公蔚然地說:治國之道,愚昧爲綱,而且愚昧精神,一抓就靈。可是,經濟繼續衰退,等到老愚公去世時,經濟到了崩潰邊緣。

老愚公的兒子接班。他說老愚公有錯誤,所以要撥亂反正,但老愚公精神並沒有錯,愚公黨仍然是偉大的黨,建立桃花國的偉大理想並沒有錯,不過現在是初級階段。於是在兒子的領導下,愚公國進入了改革開放的時代,國民經濟欣欣向榮,至於智叟嘛,也獲得了平反,愚智兩個部落開始通婚融和。新一代的小智叟們儼然成爲愚公國的第一生產力了,他們鼓吹知識經濟,倡導管理革命。但事情並非一帆風順,愚公國腐敗成風,愚公黨逐漸變成了腐敗黨。

到老愚公的孫子接班時,愚公國的國力大增,再不受外族欺負,但事情並非一帆風順,愚公國貧富懸殊,兩極分化,到處是憤怒的乾柴,美麗的南泥灣出現了不少令人尷尬的紅燈區。紅燈區內酒肉臭,紅燈區外凍死骨。這沒關係,問題是還有很多人請願,邪教亂黨,此起彼伏。怎麼辦呢?經過仔細論證,聰明的小愚公做出決定,要全面加強愚公黨的建設,強化愚公精神教育。首先,愚公黨啓動了保愚教育工程,反覆宣傳老愚公的遠大理想。其次,堅決打擊小智叟的自由化傾向。此外,小愚公還指示,凡在紅燈區工作的民工,絕對不允許拖欠他們的工資,要保障他們的權益,要千方百計留住他們,原因是他們老家的土地已經被徵收,沒有被徵收的將來也要徵收;引進外資,建設紅燈區,需要配套工程,土地徵收是硬件配合,建立和諧社會是軟件配合,小愚公強調,這比硬件配合更重要。

於是愚公黨宣傳機器加強了思想輿論的控制,強調“沒有愚公黨就沒有愚公國”的歷史事實,以及愚公黨執政爲民,情爲民所繫,利爲民所謀,因爲愚民黨代表愚民的根本利益。在一片歡呼聲中,愚民國經濟繼續飛速發展,先進的愚民文化更上層樓。不過上帝一覺醒來,看到愚民國現狀,很是傷心。上帝說,我爲你們揹走了三座有形大山,你們卻建了三座無形大山,一是愚昧,二是虛僞,三是貪婪。上帝注意到,愚昧國在這三座無形大山的陰影中,正在走向自我毀滅:一方面外部生態遭破壞,美麗的南泥灣慢慢變成了不宜居住的臭水溝;一方面內部心靈被腐化,國民不斷墮落。憐憫的上帝說,還是一國兩族吧,於是上帝從內部分化了愚公黨,讓一部分人瘋狂,給另一部分人以啓示,讓後者恢復一些智慧。當然,兩派鬥得很厲害,經過了漫長歲月,無數生命財產的代價,愚昧、虛僞與貪婪這三座大山被推翻了。愚公族與智叟族終於和平相處了,他們把愚公國改名爲愚智國。上帝說:這樣也好。因爲他們在愚蠢中有智慧,在智慧中有愚蠢。至於桃花源的故事,有人視其爲純粹愚蠢,有人視其爲高超智慧。愚者見愚,智者見智。上帝說:這樣也好。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