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中国与老年共产党 (刘晓竹)

2005-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梁启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少年中国说”,梁启超感叹晚清社会的停滞僵化。今天的中国,变化迅速,一日千里,充满了活力,所以我认为梁启超所期盼的“少年中国”,正在成为现实。但梁启超没预见到共产党的事,所以没有想到在这个“少年中国”身边,还有一个“老年共产党”。很滑稽:少年中国在前面健步如飞,老年共产党在后面步履蹒跚。老年共产党面临的不是落伍的问题,而是被抛弃的命运。形势总比人强,“老夫少妻”要是“老”过了头,“少”过了头,不管你有什么样的道德律令、什么样的《婚姻法》,都没用,都不能保证不出问题。

都说人生如梦,其实近代中国历史更是一场梦,转眼之间,共产党就老了。这个八十四年的老店,虽说外面的门面还在,但是里面已经空了,被蛀虫蛀光了。不错,中国改革开放了,但是共产党没有改革开放。这个结果就是,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中焕发了青春,魅力十足,光彩照人,但是共产党继续僵化,继续老化,到现在是举步维艰,老态龙钟。这就是中国的现代国情,叫做“老夫少妻”,老年共产党,少年中国。虽然共产党对中国没有变心,但中国对共产党已经变心了。

不错,共产党过去曾经年青,如同是《白毛女》中的大春,虽然说当时很穷,但是充满了年青活力,所以与喜儿还是般配的。不过时过境迁,现在的共产党变成黄世仁了,又老又丑又贪,还一定要娶喜儿为妻,恐怕就不般配了。难道不是吗?现在的共产党有权有势又有钱,鱼肉乡里,欺压百姓,比那黄世仁还要黄世仁,比那南霸天还要南霸天。共产党不再是穷光蛋了,但共产党也老了。最近,年迈的共产党搞保先教育,好像是吃壮阳药,有效果吗?老了就是老了,吃什么壮阳药都没用。

此外,如果原本就是一个烂苹果,那么化妆功夫再好也没有用,顶多只能保持苹果皮的一点鲜艳颜色。中宣部的确很会化妆,但化妆总是有限度的,总不能遮掩黄世仁又老又丑的真实面目。而且,化妆过了头,先是会让人感到不自然,再化过头,就让人恶心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宣部开始是让人感到不自然,不对劲,现在则越来越让人恶心了。根本原因是共产党老朽不堪了。老了就是老了,怎么化妆都没用了。

这样的情况,第三者插足是不可避免的,除非把喜儿关到庙里去,变成白毛女。这真是老年共产党的心病啊!到处都是假想敌,法轮功是假想敌,民运是假想敌,基督教是假想敌,气功师是假想敌,知识分子也是假想敌,放眼看去,都是“大春”,共产党得了“大春综合症”。“老年共产党”与“少年中国”,越来越悬殊,当然这日子也就越来越不安宁。胡锦涛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话是不错,但老夫少妻怎么稳定得了呢?这是根本的结构性问题。

所以共产党庆祝自己生日的时候,不要再提自己当年如何,还是要多看一看自己的现实,多照一照镜子,好汉不提当年勇嘛。其实共产党要焕发青春不是不可能,很简单,改革开放就是了。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中焕发了青春,共产党也可以如法炮制。问题是共产党的当家人心态有问题,一个“贪”字,越老越贪,一个“小气”,越老越小气;就怕吃亏:怕走了风,所以不敢开窗子,怕跑了人,所以不敢开门。老年共产党自我封闭,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