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卦中国 (刘晓竹)

2005-07-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的事情说不清,也不必说清,故不想劳神子搞分析了,就卜一卦吧。时下中国走的是否卦,叫做“否卦中国”。《易经》第十二卦“否”,否极泰来的“否”,上面是个三长横的“乾”,下面是三断横的“坤”。“否极泰来”是“大乱到大治”的意思:在清明政治之前,要有一个腐朽不堪的阶段;在黎明到来之前,要有一个特别黑暗的时辰。否卦中国就是这个腐朽黑暗的时期,不但黑得可以,而且不失幽默。黑色幽默。

据说孔子治《易》,治到否卦,写下“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评语。时下中国,天地到底“交不交”,万物到底“通不通”,我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但中国起码长江大河不通,要不怎么会年年发大水、处处发大水呢?我想,淤积不通恐怕也不局限于中国的水道,比如,中国人的血管也越来越不通了,因为血脂越来越高,血管越来越细,冠心病的发病率也就越来越高。再一想,冠心病恐怕也不局限于中国的男女老少,似乎整个中国都面临着一种心梗阻,它的名字就是共产党。这是否卦中国的冠心病。

孔子还说否卦的特点是“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中国的上级与下级到底“交不交”,我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但以拍马屁为主干的上下交流,恐怕不能算是“交”流,只能叫做“屁”流,好一个“尔曹身与名俱灭,不禁屁流滚滚来”。不过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更为严重的是,孔子认为,这种“上欺下瞒”的“不交”将导致一种“无邦”之国,亦即“天下无邦也”,也就是国将不国,国家不像国家的样子。真正是无巧不成书:中国已经有个“吴邦国”了,堂堂总理大人。我想,如果衙门的“吴邦国”能够取代否卦的“无邦国”,那就太好了。作为总理的“吴邦国”人并不坏,而且还想着为老百姓办点事,这点主观愿望,我们应该充分肯定。但效果有多大呢?微乎其微。这就是体制问题:在这个以拍马屁为主干的欺上瞒下的体制中,屁流滚滚,因此,这一个“吴邦国”的英明丝毫无法缓解那一个“无邦国”的沉沦,好像是说:中国还是要先烂透了,才能慢慢好起来。有什么办法呢?否卦中国。

至于孔子说“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内小人而外君子”,这就是黑色幽默了,俗语常说“驴粪蛋表面光”。比如,中国的外交就很风光。胡锦涛主席最近到俄国访问,签订《中俄21世纪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表现得不错;参加工业八国的高峰会,也有模有样,不失为中国的儒雅君子。但是,外交上的这些成绩都属于“外君子”与“表面光”的一类,而如果外交是内政的延续,那么中国的内政则是小人当道的。故“外君子”并不能掩盖“内小人”,而“内小人”会时不时让“外君子”露怯。难道不是吗?知识分子说了真话就给他小鞋穿,把个互联网变成了一网打尽,这就是小人作风;谁批评了共产党就想把谁关起来,这就是小人心态;中宣部是地地道道的小人部,不但话多,事儿多,而且花样也多。否卦中国的第一痞子部。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这条路走到黑,无非黑道,而即使否卦中国痞到底,也无非痞子,我想,共产党不至于亡党,但会变成小人党,中国也不至于亡国,但会变成小人国,也就是孔子说的“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小人越来越横行,君子越来越吃鳖。生逢否卦中国,大家只好忍着点了。《象》曰:君子以俭辟德,不可荣以禄。意思是不要同流合污。孔子曰:否终则顷,何可长也!亦即是说,形形色色的荣禄虽然很风光,但兔子尾巴长不了。为什么?因为,否卦中国,否极泰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