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卦中國 (劉曉竹)


2005-07-08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的事情說不清,也不必說清,故不想勞神子搞分析了,就卜一卦吧。時下中國走的是否卦,叫做“否卦中國”。《易經》第十二卦“否”,否極泰來的“否”,上面是個三長橫的“乾”,下面是三斷橫的“坤”。“否極泰來”是“大亂到大治”的意思:在清明政治之前,要有一個腐朽不堪的階段;在黎明到來之前,要有一個特別黑暗的時辰。否卦中國就是這個腐朽黑暗的時期,不但黑得可以,而且不失幽默。黑色幽默。

據說孔子治《易》,治到否卦,寫下“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評語。時下中國,天地到底“交不交”,萬物到底“通不通”,我沒有調查研究沒有發言權,但中國起碼長江大河不通,要不怎麼會年年發大水、處處發大水呢?我想,淤積不通恐怕也不侷限於中國的水道,比如,中國人的血管也越來越不通了,因爲血脂越來越高,血管越來越細,冠心病的發病率也就越來越高。再一想,冠心病恐怕也不侷限於中國的男女老少,似乎整個中國都面臨着一種心梗阻,它的名字就是共產黨。這是否卦中國的冠心病。

孔子還說否卦的特點是“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中國的上級與下級到底“交不交”,我沒有調查研究沒有發言權,但以拍馬屁爲主幹的上下交流,恐怕不能算是“交”流,只能叫做“屁”流,好一個“爾曹身與名俱滅,不禁屁流滾滾來”。不過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更爲嚴重的是,孔子認爲,這種“上欺下瞞”的“不交”將導致一種“無邦”之國,亦即“天下無邦也”,也就是國將不國,國家不像國家的樣子。真正是無巧不成書:中國已經有個“吳邦國”了,堂堂總理大人。我想,如果衙門的“吳邦國”能夠取代否卦的“無邦國”,那就太好了。作爲總理的“吳邦國”人並不壞,而且還想着爲老百姓辦點事,這點主觀願望,我們應該充分肯定。但效果有多大呢?微乎其微。這就是體制問題:在這個以拍馬屁爲主幹的欺上瞞下的體制中,屁流滾滾,因此,這一個“吳邦國”的英明絲毫無法緩解那一個“無邦國”的沉淪,好像是說:中國還是要先爛透了,才能慢慢好起來。有什麼辦法呢?否卦中國。

至於孔子說“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這就是黑色幽默了,俗語常說“驢糞蛋表面光”。比如,中國的外交就很風光。胡錦濤主席最近到俄國訪問,簽訂《中俄21世紀國際秩序的聯合聲明》,表現得不錯;參加工業八國的高峯會,也有模有樣,不失爲中國的儒雅君子。但是,外交上的這些成績都屬於“外君子”與“表面光”的一類,而如果外交是內政的延續,那麼中國的內政則是小人當道的。故“外君子”並不能掩蓋“內小人”,而“內小人”會時不時讓“外君子”露怯。難道不是嗎?知識分子說了真話就給他小鞋穿,把個互聯網變成了一網打盡,這就是小人作風;誰批評了共產黨就想把誰關起來,這就是小人心態;中宣部是地地道道的小人部,不但話多,事兒多,而且花樣也多。否卦中國的第一痞子部。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了不得的。這條路走到黑,無非黑道,而即使否卦中國痞到底,也無非痞子,我想,共產黨不至於亡黨,但會變成小人黨,中國也不至於亡國,但會變成小人國,也就是孔子說的“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小人越來越橫行,君子越來越喫鱉。生逢否卦中國,大家只好忍着點了。《象》曰:君子以儉闢德,不可榮以祿。意思是不要同流合污。孔子曰:否終則頃,何可長也!亦即是說,形形色色的榮祿雖然很風光,但兔子尾巴長不了。爲什麼?因爲,否卦中國,否極泰來。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