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帽之邦的摩顶放踵者 (刘晓竹)

2005-07-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有一件事一直想不通:中国的商店把鞋和帽子放在一起卖,叫做“鞋帽间”,当然鞋帽间发扬光大了,就还有鞋帽店,专营鞋帽。这种店在其他地方很少见,比如在美国,有鞋店,有帽店,但没有这种“一国两制”的鞋帽店。这两样东西,一个顶天,一个立地,原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不知道有什么内在的必然联系。或许是中国哲学深不可测,这“头”与“脚”的个中奥秘,我们没有深刻领会。或许,中国的唐僧单用一顶“紧箍咒”,就制服了孙悟空,历史上中国的男人单用“裹小脚”一个小计,就制服了女人,恐怕都不是空穴来风。这里有学问。

观察共产党的政治,这鞋帽的学问就更大了。单说这“紧箍咒”与“裹小脚”的道理,共产党不但融会贯通,而且发挥得淋漓尽致。难道不是吗?共产党治理芸芸众生,一靠给戴帽子,二靠给穿小鞋。活在中国,每个人都要戴若干顶无形的帽子,都要穿若干无形的小鞋。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人们适应了,不过从那一天起,中国从“礼仪之邦”变成“鞋帽之邦”。这帽子就是身份,比帽子里的脑袋还重要;这小鞋就是通行证,比鞋子里的脚丫还重要。这样,一帽一鞋,一上一下,共产党上下其手,老百姓服服帖帖,当然这也有副作用,中国人夹在这帽子与鞋子之间,个头就矮三分,脑筋就笨三分,走路慢三分。而中国人一出国,在鞋帽之邦以外发展,无论男女老幼,都觉得长点个儿,都有点健步如飞,都自觉聪明了几分。这里有学问。

不过共产党也有难言之隐,穷山恶水出刁民,的确不好管理,共产党说,外国没有鞋帽可以,中国不能没有鞋帽,而且,成千上万的帽子总有合适的;好人戴好帽子,如“爱国商人”,坏人戴坏帽子,如“不法商人”,小孩子戴小孩子的专用帽子,叫做“共产主义接班人”,学校天天叫小孩子唱。如果形势发生变化,有些人头上的帽子不合适了,还可以给他“摘”帽子,换顶新帽子,但是不准你不戴帽子。过去给右派平反,就叫“摘帽子”。文革时期,知识分子有一顶“臭老九”的帽子,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赐给的。文革以后,这顶帽子被更伟大的领袖邓小平摘掉了,换了一顶新帽子,叫做“工人阶级一部分”。反正你必须戴个帽子,这样你就可以被定性、被定位了,接下来究竟是夸你奖你,还是抓你关你,就好办了,一起照章办事。你要是不听话,除了戴帽子、扣帽子,还可以给你穿小鞋,评职称,涨工资,自然没有你的份。在鞋帽之邦,你的脚力好又有什么用处?小鞋一穿,让你寸步难行。当然,你要是听话,不会走路都没关系,党不但让你官运亨通,更让你财运亨通。关键看你怎么混了,中国有一门鞋帽学,超过厚黑学,学问大了。

不过有一种人,共产党很难对付,自由散漫的人,他们在鞋帽之邦摩顶放踵。自由散漫并不反党,而是麻木不在乎。随便你怎么说,他全不买帐,真正的“自以为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自己”。这种人在知识分子里有市场:给他一顶爱国知识分子的帽子,他不当回事,给他一个专家学者的头衔,他也无动于衷,就是不上道,怎么办?共产党只好给他扣一顶“卖国”的帽子,一顶“误人子弟”的帽子。许多自由知识分子就这样被强制戴帽子了。若还是不听话,共产党就再给戴一顶“危害国家安全”或“出卖国家机密”的帽子,关进大牢去。问题是这种人层出不穷,他们不是拒绝坏帽子,争取好帽子,而是拒绝一切帽子;他们也不分什么大鞋、小鞋,而是拒绝一切鞋,光脑袋,光脚,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共产党对这种人没办法。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