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第二个邓小平(刘晓竹)

2005-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这个星期,中国发生了神五、神六两件大事,神六是神六升空,神五是五中全会,我为神六感到高兴,为这个神五感到沮丧。为什么说五中全会是“神五”呢?因为它开成了一个神仙会,不疼不痒的,这就是中国的一个致命疼痛,或者叫做致命伤:中国社会的疼痛反映不出来,下层老百姓的疼痛反映不出来。反过来说,如果能反映中国疼痛,那么这个议起码应该多一点透明度吧?是不是应该像神六升空一样,多一点现场报道呢?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神秘兮兮的呢?有那个必要吗?

我认为,这反映了胡锦涛领导素质的一大危机:只有守成意志,缺乏开创精神。只想做维持会长、怕担风险,是不是?但中国已经进入了高风险社会,各方面的矛盾都在激化,怕有什么用呢?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怕鬼,鬼就越敲门。只有打开这个门,打开了天窗,这个鬼门关才过得去。当年邓小平如果光想当维持会长,中国就没有今天的进步。邓小平之后,中国的确需要维持一段时间,让国民经济翻两番,让老百姓喘口气,这个维持会长就是江泽民,现在不是已经退休了吗?在江泽民时期,如果说那个维持会的维持还是真维持的话,那么到了胡锦涛,再说维持就是假维持了,或者叫做虚幻的维持。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中国的情况在飞速变化,那个旧体制不但不能保障中国可持续发展,甚至不能保持中国的基本稳定,这一点大家都清楚,旧瓶不能装新酒。

所以说,今天的中国需要第二个邓小平,需要邓小平的十二个字: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从这几年的执政表现看,胡锦涛的基本素质不错,胡锦涛提出建立和谐社会是正确的,自主创新我也支持,但中国的老话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怕就怕共产党的官场把多年的媳妇熬成粥:什么事情都大锅煮,什么事情都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不疼不痒的,什么事情都想和稀泥。但这一条今天做不到了,因为客观形势不允许。事实上,中国每到一个关键时期,就需要有魄力、有胆量、有眼光的领导人,而那些没魄力、没胆量、小聪明的领导人就要被淘汰。华国锋就是这种被淘汰的人,他也不是坏人,但他想当维持会长,但形势不允许啊。

有鉴于此,胡锦涛要明快一些,不是给别人看,而是给你自己看,证明自己不是华国锋。邓小平就最不喜欢讲空话、套话、模棱两可的话。华国锋为什么没有邓小平这样的胆量与魄力?归根到底是因为没有眼光。邓小平看准了,就有胆量,当时邓小平不也就是一个副总理吗?但他看清楚了历史潮流、人心所向,就不会担心自己的权位,因为必然得到人民的支持。胡锦涛现在为什么没胆量、没魄力呢?无非是看不准嘛。难道不是吗?你要是看准了,就会走自己的路,就不会怕别人怎么说,无聊嘛,知识分子讲几句话天会塌下来吗?一句话,你要是邓小平,自然就有威信,你要华国锋,不管怎么维持,也保不住权位。胡锦涛到底要做邓小平还是华国锋?赶紧拿主意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