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2005-10-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维权盲人陈光诚又挨打了,他哥哥先向外界透露了消息,后来北京律师梁晓燕又描述了她亲眼所见,又是大打出手。他们把事情抖出来,希望能给山东临沂的地方官一点压力,希望能改善陈光诚的处境。现在他被困家中,连医院都不能去。陈光诚是中国农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盲人,但对中国的事情,以及老百姓的疾苦,似乎比很多当权者都看得更清楚。在佛家的语汇中,这个盲的意思就是“障”,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问题就出在这里:共产党里面有两种盲人,而且都是管事的,一种是在上位的,患有路径盲目,也就是看不见前面的路。一种是在下位的,患有权力盲目,也就是有权力就胡作非为。

先说这个路径盲目。胡锦涛和温家宝难道不知道地方官贪污腐败、胡作非为吗?难道不清楚临沂是在胡闹吗?难道不知道不能这样欺负老百姓吗?我想他们心里当然知道。但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因为,他们看不见前面的路,心里就没底,而心里没底呢,也就不敢怎么样。因为谁知道呢?说不定陈光诚也是一个不稳定因素,导致全国动乱可怎么得了?中国人常说:往事不堪回首,对于路径盲目的人,是“不堪不回首”。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看不见前方路了,而且越看心里越没底,不如干脆转过身来,数数身后的脚印吧。这就是胡锦涛的问题,用先前的办法处理现在的问题,开着万吨轮,却以为在小河沟。当然,数数脚印可以肯定一下自己,毕竟是一路走来嘛。这也是一种 “方向感”,不过是看着这行脚印往后倒的方向,叫做倒退式的前进。这难道不是一种路径盲目吗?

邓小平指出的改革开放的路径是正确的,这条路原本应该越走越宽阔,越走越宽松,越走越宽心的,但是走到了今天,却好像是越走越窄巴了,好像是说,中国是在一个独木桥上,左右晃动,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的。怎样才能不掉下去呢?四肢落地,爬吧。路径盲目的自然动作就是一个“爬”字,眼睛接近地面,不能说不前进,但的确是爬行前进。不过也不要苛求吧:人类不就是从爬行动物进化到直立行走的吗?共产党也要爬行一阵子,爬行动物的眼界与视野不可能太大太远,盲目就盲目吧,世界上有些事情实在不能勉强。等到猴子上了树,会好一些?希望如此。

共产党的另一种盲目是权力的盲目,地方官欺负老百姓却不懂节制,他们看不到老百姓的忍耐其实是有限度的,光想着自己今天能打人,想不到明天自己也要被人打的。路径盲目与权力盲目加在一起,这就是古人说的:盲人骑瞎马。胡锦涛既然看不见路,就只好坐在临沂这样的权力盲目的瞎马上,走一步看一步吧。至于那些瞎马呢,反正坐在上面的人也说不出个方向,所以就自由行动了,哪里有嫩草就往哪里去,既然能作威作福,何乐而不为呢?在我看来,这就是中国的现实:盲人松缰绳,瞎马吃嫩草。至于老百姓呢,能躲开这盲人瞎马的,算你有本事,躲不开的,就只好认倒霉。

但这个形势也不是那么绝望,解决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一是言论自由。凡是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必定是黑不隆冬,黑灯瞎火的,那种地方住久了,不要说路径看不见,就连自己是谁都看不见。所以依照次序,在共产党开眼界之前,大概要先开一开“耳界”,学习听不同的意见,批评的声音。另一条是法制,依法办事。比如番禺和临沂这两头瞎马,那么野蛮,你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无非绑在石磨上,让他们拉磨就是了,叫做绑之以法,这样才能发挥他们的建设性作用,也不是完全为了惩罚他们。绑各级官员这条绳子就是法律。总之,言论自由是灯塔,依法办事是绳子,有了这两个条件,共产党的盲人骑瞎马的危险局面,或许有所改变,而陈光诚的案子也就可以有一个比较好的结局。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