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就在您的脚下(刘晓竹)

2005-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我在自由亚洲电台做评论,算起来这是第八个年头了,每个星期,至少有这么一次机会,与大家空中相会,这是我的人生荣幸,所以很珍惜其中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八年以来,我的确讲了不少话,但我常这样想,我十句话里能有一句讲对、讲到点子上,就很不错了,而大多数的话很可能似是而非,可有可无,甚至是错话,当然也是我个人的有感而发。

也就是说,我手里并没有真理,但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是相信存在着真理,这个真理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在你的心中,但常常被乱七八糟的事情掩盖住了。不错,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情境不同,时空境遇也不同,所以,在张三听起来有道理的话,到了李四那里,就没有道理了,在昨天听起来有道理的话,到了今天,就可能没有道理了。因为人生的时空与境遇是不断变化的,对任何一个问题的关照角度,也是无数的。但是有一条,我一直确信不疑,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在心灵上都是自由的,我们外边或许不自由,但里面是自由的。

前不久,台湾的李敖先生到大陆,他讲了自由的两个方面,一是心灵的自由,一是宪法的自由,我觉得他讲的有道理。中国人在宪法的自由方面,进步得不够快,很多人抱怨,我认为可以理解,但宪法的自由也不是完全没有进步,比如在经济生活方面,还是有一些进步的。但有多少人抱怨心灵的自由进步不够快呢?有没有人抱怨心灵不自由呢?可以说很少。这恰恰证明我们的心灵是自由的,即使您是一个农民工,即使您是一个最不重要的人物,您的心灵也是自由的。有权有势的人可以控制我们的活动,生老病死可以控制我们的身体,但没有办法控制我们的心灵。

你可能说“心灵自由”有什么用呢?在我看来,这个心灵自由是人生最宝贵的东西,它可以帮助我们找到个人的幸福,找到人生的意义,找到我们自己做人的准则,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中国历史上的古圣先贤曾经有很多理论,这里不能一一重复,我的体会就是一句话,这就是“我是谁”不是别人能决定的,也不是有钱或没钱所决定的,别人怎样说、怎样看都不能算数,而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我是谁”,自己决定自己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就是自由,单凭这一条,您就是最可尊贵的“天地之灵”。我们每一个人到这个世界上来走一遭,这个机会多不容易?如果我们不按照自己觉得应该的方式去做人,而是按照别人强加给我们的方式去做人,或按照别人设计的方式去说话,那不就白活了吗?

世界上的事情很多,也很复杂,可以说千头万绪,但这一切事情,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从我们每一个人自己开始的。比如共产党讲“三个代表”,不能说它是个坏理论,但我们是不是要首先自己能够代表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人?没有这一条,什么都谈不上。过去,孙中山讲要“唤醒民众”来进行民国革命,共产党讲要“发动群众”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今天也有人讲要“启蒙群众”来进行一场民主革命。从事革命的人不一定都是坏人,而且大部分动机都是好的,但是如果没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自由,自己解放自己,也就是从各种权力的逻辑中、金钱的逻辑中,关系的逻辑中,以及各种人欺负人的逻辑中,把那个属于每一个人自己的“真我”解放出来,这些革命难免要走火入魔,搞不好就成为另一种枷锁。

我们中国人没有像其他民族那样享有自由,我看不能全怪别人,我们过去怪过八国联军,怪过满清政府,怪过日本人,怪过国民党,今天又怪共产党,其实我们也要怪我们自己,我们还没有发挥自己的心灵的自由,还没有做到真正自己代表自己。山东临沂有个维权盲人陈光诚,我很佩服他,他的肢体虽然不自由,眼睛看不见,被软禁在家,但是他的心灵是自由的,他门口那十几个身体健全的彪形大汉,其实反而是不自由的,他们被钱被利买通了,是心灵上的奴隶。当然,有权有势的人希望能用“钱”和“利”这两个字,来换十二亿个“心灵自由”,但起码在陈光诚那里是失败的。

如果心灵不自由,我们每一个人就只能是一个统计数字,没有任何意义,这样一来,我们的尊严就只好由胡锦涛来代表了,而我们的存在价值就只好用一个虚幻的名词来表达。但仔细想一想,人间所有最珍贵的东西,所有的尊严,所有的真善美,我们每一个人都自身俱足,也就是在我们里面原本都有的。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自由了,中国才自由,每一个人有尊严了,中国才有尊严。古人讲: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自由的路是这样走出来的,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如果这一刻,您按照您认为应该的方式去做人、说话、办事,那么这一刻您就是自由的。所以我要说,自由就在您的脚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