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刘晓竹)

2006-01-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胡锦涛先生的最后一张牌是民族主义。正因为这是最后的一张王牌,所以小胡一直舍不得打出来,不过毕竟形势比人强,图穷总要匕首见的,这把刀还是要亮出来,而时间很可能就在2006年。个人以为,这是件好事,这个脓包早点破皮,比晚点破皮要好。事实上,在伪爱国主义这一次皮下面,藏污纳垢已经很多年了,明眼人都知道,里面无非是一囊坏水,只不过,现在该到挑皮的时候了。

为什么说胡锦涛的爱国最后要变成脓包?其实道理很简单:真正的民族大义,真正的爱国精神,那是很沉重的,如同置身于石头与铁板之间,需要忍辱负重的锐意政治改革,需要有担当,以中国的国情及发展阶段看,尤其如此。我认为胡锦涛没有这份担当,这一点可以从他处理松花江污染案看出来,此外,我们看他“新政”了三年,无非是爱权爱利爱一个权势小集团,看不出他有什么大的担当。当然,嘴巴上的爱国比什么都容易,那是叶公好龙的把戏,等民族主义的真龙下凡,又当别论。

现在真龙没下凡,胡公以愚民之心,行愚民之政,还可以勉强维持,但真龙一下凡就不是那个情况了,再想一手遮天是不可能的。中宣部这把纸糊的破雨伞能挡住满天风雨?我不相信。其实,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复苏之日,也就是中国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之时,这个东西一旦形成某种政治意志,不可能是胡锦涛手底下的木偶,那时候,胡锦涛就必须在民族大义与利益小集团之间选择,在民族前途与权贵钱途之间选择,在民之所欲与一党之私之间选择,想躲躲闪闪是办不到的。

在我看来,胡锦涛时代应是三个阶段,如同程咬金的三斧头,但恍惚之间,似乎已经过了两个阶段。第一是“胡风”阶段,也就是贪污腐败之风越演越烈,我原想胡锦涛能“执政为民”,起码把这个贪腐势头压一压,但没想到这个人如此银样蜡枪头,于是就很快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这就是“胡臭”阶段,也就是先进性教育与整肃知识分子的发酵阶段,这个“胡臭”有多臭,大家心照不宣,用不着我多说。总之,腐风加胡臭,把个中国搞得乌烟瘴气。怎么办?只好第三斧吧。

现在,胡锦涛时代正滑向第三阶段,这就是打民族主义牌,我认为没有什么了不起,当年老太后不是带领拳民们玩过一把吗?今天小胡哥也可以带领愤青们再玩一把。乍看上去,这第三斧很吓人,好像山雨欲来风满楼,但落下来无非是酸雨,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藏污纳垢,有太多坏水了。然而,既便如此,让它落地也是一件好事,起码可以长一长民气,一扫腐风胡臭,一扫假冒伪劣的乌烟瘴气,利空出尽,而雨过必然天晴,一片白茫茫的大地,老百姓就可以建立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所谓“尔曹身与名具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