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的最後一張牌(劉曉竹)


2006-01-09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胡錦濤先生的最後一張牌是民族主義。正因爲這是最後的一張王牌,所以小胡一直捨不得打出來,不過畢竟形勢比人強,圖窮總要匕首見的,這把刀還是要亮出來,而時間很可能就在2006年。個人以爲,這是件好事,這個膿包早點破皮,比晚點破皮要好。事實上,在僞愛國主義這一次皮下面,藏污納垢已經很多年了,明眼人都知道,裏面無非是一囊壞水,只不過,現在該到挑皮的時候了。

爲什麼說胡錦濤的愛國最後要變成膿包?其實道理很簡單:真正的民族大義,真正的愛國精神,那是很沉重的,如同置身於石頭與鐵板之間,需要忍辱負重的銳意政治改革,需要有擔當,以中國的國情及發展階段看,尤其如此。我認爲胡錦濤沒有這份擔當,這一點可以從他處理松花江污染案看出來,此外,我們看他“新政”了三年,無非是愛權愛利愛一個權勢小集團,看不出他有什麼大的擔當。當然,嘴巴上的愛國比什麼都容易,那是葉公好龍的把戲,等民族主義的真龍下凡,又當別論。

現在真龍沒下凡,胡公以愚民之心,行愚民之政,還可以勉強維持,但真龍一下凡就不是那個情況了,再想一手遮天是不可能的。中宣部這把紙糊的破雨傘能擋住滿天風雨?我不相信。其實,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復甦之日,也就是中國人的自我意識的覺醒之時,這個東西一旦形成某種政治意志,不可能是胡錦濤手底下的木偶,那時候,胡錦濤就必須在民族大義與利益小集團之間選擇,在民族前途與權貴錢途之間選擇,在民之所欲與一黨之私之間選擇,想躲躲閃閃是辦不到的。

在我看來,胡錦濤時代應是三個階段,如同程咬金的三斧頭,但恍惚之間,似乎已經過了兩個階段。第一是“胡風”階段,也就是貪污腐敗之風越演越烈,我原想胡錦濤能“執政爲民”,起碼把這個貪腐勢頭壓一壓,但沒想到這個人如此銀樣蠟槍頭,於是就很快進入了第二個階段,這就是“胡臭”階段,也就是先進性教育與整肅知識分子的發酵階段,這個“胡臭”有多臭,大家心照不宣,用不着我多說。總之,腐風加胡臭,把個中國搞得烏煙瘴氣。怎麼辦?只好第三斧吧。

現在,胡錦濤時代正滑向第三階段,這就是打民族主義牌,我認爲沒有什麼了不起,當年老太后不是帶領拳民們玩過一把嗎?今天小胡哥也可以帶領憤青們再玩一把。乍看上去,這第三斧很嚇人,好像山雨欲來風滿樓,但落下來無非是酸雨,因爲這裏面有太多的藏污納垢,有太多壞水了。然而,既便如此,讓它落地也是一件好事,起碼可以長一長民氣,一掃腐風胡臭,一掃假冒僞劣的烏煙瘴氣,利空出盡,而雨過必然天晴,一片白茫茫的大地,老百姓就可以建立自由民主富強的新中國,所謂“爾曹身與名具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