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了?(刘晓竹)

2006-01-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中国的局势常常是测不准的,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表。胡锦涛先生一上来就收紧意识形态,关闸又断水,中国社会转型的航船就只好搁浅,但谁知这水落之后,还有个石出的结果:一部分骨头比石头还硬的知识分子逆向操作,脱颖而出。全国好像每个地方都有这样一批人,竟然在天寒地冻中,做起广播体操来了,不管你寒流到也好,胡流过也罢,反正是该伸胳膊时就伸胳膊,该踢腿时就踢腿,一路拳脚下来,鬼使神差,这一部分人好像先自由起来了:该说就说,该做就做,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再看胡锦涛,厚黑学的功夫显然还没有修炼到家:心黑得还不够,脸皮厚得还不够,不能发扬敢做桀纣、遗臭万年的大无畏精神,这一条对以小白脸起家的小胡而言,难度比较大。此外,胡锦涛先生四月份要访问美国,不能不兼顾形象呀。如果是一副小心眼、大暴君的模样往美国去,恐怕什么事情也办不成,搞不好还会把中国崛起的历史机遇期这件大事给耽误了。那时候,就轮不到小胡厚黑了,而是别人来厚黑小胡了。怎么办?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认为,胡锦涛先生的这一忍,或者说这一忪,不经意就忍出忪出了一个“飞雪迎春到”的局面,就像老毛诗词里面说的“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一部分人竟然先自由起来了。中国的事情真是测不准,不过大趋势应该是不错的,叫做“万类霜天竞自由”。党中央可以继续搞“扼杀于萌芽状态”,但一转眼草原还是要变绿的。当然,自由不是靠讨好统治者讨好出来的,就像小草要顶着料峭春寒才能出头。事实上,你硬风就软,你软风就硬,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自由只属于那些胆大心细争自由的人,奴役只属于那些胆小粗鲁甘奴役的人。现在大家都自顾自,你要出头就有你出头的机会,你要自由有你自由的空间,你要是不吭声,对不起,没有人有那闲功夫来管你的事情。现在举国上下都犯混,没有人同情弱者。所以,你不想当奴隶,就要自己起来争自由。

这个局面很有意思:各地诸侯各自为政,谁都不愿意多事,而知识分子要言论自由,并没有妨碍到诸侯的直接利益。在这多事之秋,凡有恒产的贪官都有恒心,这个恒心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大家心里都清楚,将来总有拉清单的时候。比如,汕尾下令开枪的那些贪官污吏现在都推推搡搡的,都不愿意当这反对动乱的英雄,因为谁都不是傻子,手上沾有老百姓的血,上了互联网,就是永久记录,永远也跑不掉,这笔账早晚要算。胡锦涛先生不信邪,一马当先,要以读书人为敌,那么读书人就是你的敌人,又要以老百姓为敌,那么老百姓就是你的敌人。胡锦涛显然失算了,被人当枪使,现在缩也缩不回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当靶子吧。

毛泽东词云: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报春的自由是自我转动的,用不着什么外力,转不动“法轮”就转“圣经”,转不动“圣经”就转“可兰”,转不动“可兰”就转“孔孟”,转“老庄”,转“佛经”等等,不一而足。自由有道,道转起来了,就是更大的自由,更多人的自由。一部分宗教人士先宗起来,一部分儒生先儒起来,一部分道士先道起来,一部分佛家先佛起来。总之,踩着专制政治好向上走,骂着贪官污吏好出成绩,所谓“好风凭借力”。至于胡锦涛先生,假招子让他接着玩,左瘾让他接着过,有道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