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分人先自由起來了?(劉曉竹)


2006-01-26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中國的局勢常常是測不準的,事情的發展往往出人意表。胡錦濤先生一上來就收緊意識形態,關閘又斷水,中國社會轉型的航船就只好擱淺,但誰知這水落之後,還有個石出的結果:一部分骨頭比石頭還硬的知識分子逆向操作,脫穎而出。全國好像每個地方都有這樣一批人,竟然在天寒地凍中,做起廣播體操來了,不管你寒流到也好,胡流過也罷,反正是該伸胳膊時就伸胳膊,該踢腿時就踢腿,一路拳腳下來,鬼使神差,這一部分人好像先自由起來了:該說就說,該做就做,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再看胡錦濤,厚黑學的功夫顯然還沒有修煉到家:心黑得還不夠,臉皮厚得還不夠,不能發揚敢做桀紂、遺臭萬年的大無畏精神,這一條對以小白臉起家的小胡而言,難度比較大。此外,胡錦濤先生四月份要訪問美國,不能不兼顧形象呀。如果是一副小心眼、大暴君的模樣往美國去,恐怕什麼事情也辦不成,搞不好還會把中國崛起的歷史機遇期這件大事給耽誤了。那時候,就輪不到小胡厚黑了,而是別人來厚黑小胡了。怎麼辦?小不忍則亂大謀。

我認爲,胡錦濤先生的這一忍,或者說這一忪,不經意就忍出忪出了一個“飛雪迎春到”的局面,就像老毛詩詞裏面說的“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一部分人竟然先自由起來了。中國的事情真是測不準,不過大趨勢應該是不錯的,叫做“萬類霜天競自由”。黨中央可以繼續搞“扼殺於萌芽狀態”,但一轉眼草原還是要變綠的。當然,自由不是靠討好統治者討好出來的,就像小草要頂着料峭春寒才能出頭。事實上,你硬風就軟,你軟風就硬,中國的事情就是這樣,自由只屬於那些膽大心細爭自由的人,奴役只屬於那些膽小粗魯甘奴役的人。現在大家都自顧自,你要出頭就有你出頭的機會,你要自由有你自由的空間,你要是不吭聲,對不起,沒有人有那閒功夫來管你的事情。現在舉國上下都犯混,沒有人同情弱者。所以,你不想當奴隸,就要自己起來爭自由。

這個局面很有意思:各地諸侯各自爲政,誰都不願意多事,而知識分子要言論自由,並沒有妨礙到諸侯的直接利益。在這多事之秋,凡有恆產的貪官都有恆心,這個恆心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大家心裏都清楚,將來總有拉清單的時候。比如,汕尾下令開槍的那些貪官污吏現在都推推搡搡的,都不願意當這反對動亂的英雄,因爲誰都不是傻子,手上沾有老百姓的血,上了互聯網,就是永久記錄,永遠也跑不掉,這筆賬早晚要算。胡錦濤先生不信邪,一馬當先,要以讀書人爲敵,那麼讀書人就是你的敵人,又要以老百姓爲敵,那麼老百姓就是你的敵人。胡錦濤顯然失算了,被人當槍使,現在縮也縮不回去了,只好硬着頭皮當靶子吧。

毛澤東詞雲: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報春的自由是自我轉動的,用不着什麼外力,轉不動“法輪”就轉“聖經”,轉不動“聖經”就轉“可蘭”,轉不動“可蘭”就轉“孔孟”,轉“老莊”,轉“佛經”等等,不一而足。自由有道,道轉起來了,就是更大的自由,更多人的自由。一部分宗教人士先宗起來,一部分儒生先儒起來,一部分道士先道起來,一部分佛家先佛起來。總之,踩着專制政治好向上走,罵着貪官污吏好出成績,所謂“好風憑藉力”。至於胡錦濤先生,假招子讓他接着玩,左癮讓他接着過,有道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