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鳥籠”保守到“烏籠”保守 (劉曉竹)


2005-06-16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最近,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會議,隆重紀念陳雲誕生100週年,很有意思。按照以往慣例,共產黨只紀念老大,從不紀念老二、老三等,好像是隻承認一個皇上,只要一言堂就好,其他都是唯唯諾諾的奴才,不值得紀念。胡錦濤開這麼一個會,我認爲有那麼一點黨內反封建的味道,這一點應該肯定。我希望胡錦濤多紀念共產黨的老二、老三、老四,比如第一代的劉少奇、彭德懷,第二代的萬里、趙紫陽,以及第三代的朱?基等,都不是老大,但都有可圈可點的地方。當然,如果再進一步,胡錦濤就要從我做起,尊重自己的老二、老三、老四,或者搞一次黨內的獨立人格運動,反對唯唯諾諾,也很不錯。

總之,在這個會上,胡錦濤表現有進步,我們要肯定,但也有退步,我們也要批評。我們知道,在共產黨的第二代高級幹部中,陳雲是比較保守的,他最強調“穩定”,他有一個重要的思想,叫做“鳥籠”理論,意思是改革要有限制,或在限制中進行。時過境遷,共產黨第四代保守緬懷第二代保守,這是很自然的,既然改革理念可以代代相承,那麼保守思想當然也可以代代相承。但我說胡錦濤的保守不如陳雲的保守,這是一種保守的自我退化。因爲陳雲的保守是“鳥籠”保守,有那麼一點自我限制,有一點“度”的智慧,而第四代保守差了一點,沒有了這個自我限制,沒有那個“度”的智慧,“鳥”字少一個點就是“烏”,胡錦濤從“鳥籠”保守蛻變成“烏籠”保守,雖然保守還是保守。

陳雲的“鳥籠”把限度講出來了,思想是清晰的,也不搞“表揚與自我表揚”那一套。但在陳雲紀念大會上,胡錦濤學着講保守,什麼“兩個務必”,什麼“埋頭苦幹”,大話空話一大堆,不着邊際,實際上是頭腦不清楚的表現。所以與陳雲相比,胡錦濤的保守是稀裏糊塗的保守,也是自我陶醉的保守。因爲它一沒有那個“限度”或“侷限性”的意識,二沒有把這個“度”字講清楚,所以我說它是“烏籠”保守。難道不是嗎?鳥籠沒有限度,就是烏籠,就是稀裏糊塗。爲了穩定,胡錦濤先在京城打壓知識分子,得罪了讀書人,這是第一個烏籠,接着又爲了穩定,在京城以外,又去限制農民權利,得罪了農民,這是第二個烏籠。這樣烏籠保守下去,胡錦濤還要繼續得罪下崗職工,得罪自由企業家等。

我從來不喜歡保守,但必須肯定,在陳雲的鳥籠保守中,共產黨還只是兩種,一種是好的共產黨,比如雷鋒之類的好乾部,一種是壞的共產黨,比如貪官污吏。在胡錦濤的烏籠保守中,共產黨又增加了第三類,叫做醜的共產黨。美國有一個很有名的西部電影,The Good, the Bad, the Ugly(好的、壞的與醜的),講三個江洋大盜的故事。在某種意義上,現在中國就像當年美國的西部,是冒險家的樂園:有一個好共產黨,爲老百姓做一點事情;有一個壞共產黨,繼續魚肉老百姓,但現在又多了一個醜的共產黨,專搞假貨,專拍馬屁。也就是說,在雷鋒與貪官污吏之外,又多了一個假冒爲善的中宣部,帶動千千萬萬個馬屁精。

我認爲這第三種共產黨,最不可救藥。佛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江洋大盜有轉變的可能,但對那些假冒爲善的馬屁精,對那些道貌岸然的僞君子,就很難辦,釋迦牟尼也幫不了他們。不錯,貪污腐敗的共產黨很可惡,但比假冒爲善的共產黨還要好一點。耶穌基督在世時,有幾次大發雷霆,不是因爲那些官員腐敗,而是那些官員假冒爲善。耶穌基督並不歧視妓女,但對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無論男女,一定深惡痛絕。中國社會物慾橫流,政治越來越不穩定,原因就是沒有了限度,權力越來越沒有制衡。胡錦濤如果非要保守不可,不妨多學陳雲的“鳥籠”保守,不要搞“烏籠”保守,倘若與時俱進,還可以從“鳥籠經濟”到“鳥籠政治”,不失爲一種對陳雲同志保守思想的繼承與發展。當然誰都知道,現在最需要“鳥籠化”的是無法無天的共產黨,亦即對共產黨權力的監督與制衡。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