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王丹)

2005-03-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王丹此文的英文翻译登载在05年3月23日的英国《金融时报》上, 英文版 字句有所增减。英文翻译:李晓蓉)

(文章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16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读书的一年级学生的时候,是卢梭,洛克这些欧洲思想家的著作给了我对民主自由理念的启蒙,是法国大革命的历史给了我理想主义的热情。1989年中国爆发大规模学生运动,当年也正好是法国大革命200周年。欧洲在人类历史上重大贡献之一,就是使民主自由的理念成为人类社会的不可动摇的基础。这,本来应当是欧洲的骄傲。

16年前,中共用常规战争的规模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当时的欧盟集体决议,对中国政府进行武器禁运以表达愤慨,这让我们这些已经受到逮捕,监禁,流亡等等命运的学生深受鼓舞,让我们知道,在国际社会,是有正义作为国际关系的基础的。然而,今天,我们惊诧地听到,欧盟已经要决定解除当年的这项禁令了。 是当年发表禁令的条件已经不存在了吗?当然不是。有的欧洲政治领袖说,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有了进步,这完全是对中国实际状况的不了解。不错,中国的经济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政治方面,应当说是有退步的。以我个人为例,1988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大学草地上组织民主沙龙,当局虽然不满,但是并未强行阻止,但是今天,原北大学生杨子立等四人私下组织关于政治问题的讨论,不仅被判重刑,而且在狱中受到虐待。请问,这是进步还是退步?

有人说,六四问题已经过去了。事实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今天,大批原来参与六四的人滞留海外不能回国,我本人就是一个例子。我原来持有的中国护照,5年期限到了,中国使馆拒绝给我延期,剥夺我做一个中国人的权利。这都是因为我参与了六四,对于六四受到镇压的一方来说,中共政权对我们的打击从来没有中断过。今天在中国,公开悼念六四死难者都不是被允许的事情。我们有什么理由说,已经具备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条件了呢?

我充分理解与中国保持接触的重要性,事实上,我本人支持过美国给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支持过中国获得奥运会主办权。但是,对华输出武器是另一回事。保持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得到好处的是中国老百姓;而卖武器给中国,得到好处的,只是那些军火商和政府官员,对促进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对提高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没有关系。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六四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在中国人权状况不进反退的情况下,欧盟却坚持要解除对华武器禁运。

欧洲在我的心目中,代表着人类对自由的追求的发源地,欧洲得到的尊重就来自于对这种传统价值的捍卫。如果中共至今仍然坚持当年屠杀学生是正确的―――事实上他们正是如此―――的时候,欧盟却坚持送给屠夫武器,这样的欧洲,还值得尊敬吗?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