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文革 总结经验教训 (魏京生)(待续)

2006-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一)

亲爱的朋友们,有多少人还记得文化革命呢?现在50岁以上的人还有记忆,还经历过那一场大动荡。40岁以下的人,恐怕就只能听人家说了。听长辈们说的可能不太多。主要是以书报杂志,电影电视上零零星星听说了一些。由于40年来中共不允许研究和评论文革,所以中青年人头脑中的文革印像支离破碎。更谈不上总结历史的教训。现在已是文革发动40周年的时候,我就和大家谈谈我对文革这段历史的分析,和大家一起从中总结出一些经验和教训。

文化革命不是某一天突然发生的。它有一个逐渐发生一直到突然爆发的过程。把它叫做文化大革命,就说明了发动它的那一批人的的确确是想革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而不简简单单地是什么夺权斗争或者被压迫群众的反抗。产生文化大革命的原因绝不是简单的,许多种因素掺杂在其中,才汇集起来形成了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动荡,改变了社会也改变了大多数人的思想。可以说这是一场触及了人们灵魂的大革命。不过并没有像毛泽东一伙人想像的那样更加相信共产党的一套,恰恰相反,是更加不相信共产党的一套了。这种不相信,就成为后来的民主运动的起源。

那么文革起源于什么呢?往前追溯,应该起源于19世纪末和上个世纪初洋务运动的失败。几十年的洋务运动的主流思想,就像现在的中共所说的一样,旧的制度和旧的文化思想不用改变,只要学习西方先进的技术。一切问题就解决了。但是,引进的技术和管理方式,以及新出现的社会成份,和清朝末年已经腐败了的官僚体制和社会环境之间,必然会产生严重的矛盾。更重要的陈旧的思维方式和官僚体制一方面和新的经济结构难以互相适应;另一方面和迅速发展的世界局势难以互相适应。这两个无法互相适应就像个给一座快要倒塌的破房子再来上两记重锤。清朝就这么垮掉了。像其他腐朽的王朝一样垮掉了。

垮台之后的中国人十分痛苦,都认为仅仅学习人家的先进技术不行,还要学人家更多的东西。学习文化思想艺术等等,还要学习先进的社会制度。清朝末年已经有一小部分人这样想也试着做了,这就是著名的戊戌变法。变法失败后,宪改派的青年们大多跟随孙中山的一派,从事了激进的革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但这个共和国从一开始就失败了,没有能够实现民主共和的理想,看上去像是改朝换代一样,和西方的社会制度相差太远。

对篡夺权利的北洋政府的失望,和对迅速赶上世界先进国家的期望,产生了两股主要的社会思潮。这两股思潮的共同点就是要全盘西化,彻底改道中国文化,直到改道得和西方一样。这一思潮在文化革命时期达到了它的最高潮,破四旧是它的表达方式。它的目标就是消灭所有的中国传统文化,换上一个全新的西方现代文化。而且还要换上据说最先进的马列主义文化,结果制造出的是文化的沙漠。

这两种思潮的不同之处,就是大部分人主张学习看上去不那么美丽动听的市场经济下的民主制。因为中国传统的市场经济比较容易接受这种温和的民主制。但是另外一小部分激进的知识分子和年轻人,则倾向于听上去更加完美无缺的共产主义制度。他们希望一步登天,学习连西方人还没有试验过的理想中的完美社会。

以当时全人类都并不太了解共产主义所可能造成的罪恶来看,这种激进的理想完全可以理解。当他们企图建立这个理想中太完美,而在现实中太难让人接受的社会时,他们遭遇到中国这个根深蒂固的市场经济的小农为主的社会的剧烈反抗。虽得到苏联的大力援助仍然艰难困苦,得不到大多数中国人的认同。这一派的理论家们不承认自己的理想不对头,而把责任推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腐朽落后上。把共产主义在中国遭到了比苏俄更大的抵制,归罪于所谓的中国封建文化。不彻底摧毁中国和外国传进来的封建的和资产阶级的文化,社会主义的进程就无法继续下去了。这种思想,就是中国共产党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基本思路。

(二)

前面我们谈到了发生于4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的思想上的来源。这就是产生于五.四运动前后的有中国特色的激进的共产主义思潮,认为不彻底改变、铲除中国的传统文化就不能实现他们从西方学来的最先进的社会制度。用他们的理论描述,这种文化是中国的所谓封建文化和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因此发动文化革命不是毛泽东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共产党人长期的理想,而且在40年前的五月份促使文化大革命爆发的那一份重要的文件,《五.一六通知》就是中共中央一致通过的决定。包括后来被打倒被整死的中共领导人,没有人反对发动这场文化大革命。因为他们对此有几十年的认同。

虽然没有人反对,但都是毛泽东和他的小集团主动提出的建议。为什么不是由别人而是由毛泽东在这个时间提出这个建议呢?这里边首先是有共产主义政策失败和党内领导权转移的背景。就是说,是党内斗争的结果。是坚持错误政策还是改行修正主义的一份政治斗争,借用了文化革命的外壳。使这段历史掺进了复杂的因素。

大家知道1960年前后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并不是什么自然灾害。而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实行社会主义集体化改革,而制造出来的人祸。恰恰在这缺少食品的年代,中共为了制造核武器和军事工业,而用食品作为支付手段,向苏联购买了大量机器设备。使人民公社大食堂的灾难,加重并且延长了时间。所以一年的人祸造成了三年的大饥荒,饿死人最多的恰恰是大跃进之后的两年。竟然使得人口负增长。

虽然当时的社会还沉浸在对共产党美好理想的信任之中。但现实的饥饿和大量饿死的农民,对这种信任是个沉重的打击。谁该对这些负责呢?中共必须找出一个替罪羊,才能继续欺骗中国人民。弥漫在老百姓之中的怀疑和指责,可以暂时用一个谣言来搪塞。但在知识份子和干部中酝酿的怀疑和指责,就不是靠镇压彭德怀可以封得住口的了。彭德怀的庐山会议万言书,所代表的是当时社会上层精英对所谓大跃进的错误政策的控诉;所代表的是更广大的工人、农民的控诉。毛泽东可以把彭德怀和他的同伙撤职软禁,但还是无法推卸他的罪责。他不得不在还剩下一点儿的党内民主面前低头,做检讨,并在党内缩减他的权利。这就造成以刘少奇、邓小平为代表的党内另一派,或有叫做务实派势力乘机上台。接管了过去由毛泽东独攥的大部分权力。只是毛泽东是他们大家共同塑造的一尊神,换一尊新的神来欺骗老百姓,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在塑造新的活神仙的过渡期,全党就只好容忍毛泽东继续先当共产主义的活神仙。

但毛泽东的性格是个不甘于失败的性格。就在刘少奇和邓小平等人忙于政务并乘机收编行政干部的同时,毛泽东也开始了他的新的重塑金身的计划。他的老朋友林彪所控制的军队系统,从学雷锋开始发动了一场制造活神仙的新道德运动。而他的夫人江青,则开始聚集一批知识分子,从教育界和文化界入手,开始了和新道德运动相辅相成的文化艺术界的清洁化运动。开始是以创造所谓的革命样板戏为主流,渐渐地发展到以批判所谓的封建主义的、资本主义的和已经跟中共翻脸的所谓修正主义的毒草为主流。一步步地在精神文化领域展开了一场革命。

由于这场革命的意识形态基础是共产党人几十年来的共同的意识形态基础,所以中共的领导阶层并没有人反对,而且得到了全党的大力支持和热情的协助。新道德运动和文化的革命甚至是五?四以后中国知识精英们的共同目标,于是得到了几乎全社会的拥护,至少也是容忍。从1960年的学雷锋运动,到1965年的批判封资修的挖毒草运动,仅仅花了五年的时间。毛泽东及其一伙人就把五?四以来的新文化运动,发展成了有中国特色的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共产党的文化专制一面倒的配合下,垄断了八亿中国人的头脑,树立了毛神仙的绝对个人权威。并在随后的文化大革命时期风靡了全世界。不但给中国人带来一场触及灵魂的大劫难,而且在全球危围内掀起一场新理想主义的暴力活动高潮。这个暴力革命高潮一直延续到现在,以恐怖主义的名称不断发挥它的破坏力。影响着全人类的生存,也毒化着全人类的思想。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魏京生)

(待续)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