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倒扁运动与民主政治 (魏京生)


2006-09-01
Share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全民倒扁运动

很久没有和大家议论台湾的事情了。最近台湾出了件大事情,我还是在旅途中听说的。一查新闻,果然是大出人们意料之外,热闹非凡。可能从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之后,二十六年来没有比这次更能牵动人心的事件了。这就是最近出来的新名词儿,叫做"全民倒扁运动"。

这场运动是由一批台湾民主运动的精英发起的,领头的是我的老朋友、台湾民运先驱施明德先生。施先生为了台湾的民主化,先后入狱二十六年。是台独运动的发起人和领袖。并曾担任民进党的第一任主席。但他和另外两位民进党的前主席一样,因为民进党执政后的腐败和错误政策,而退出了民进党。另两位是名气仅次于施明德的许信良和林义雄。这一次他们也站出来支持施先生发起的运动。因为民进党执政后的腐败和专权,已经违背了他们为之流血牺牲的理想。

前几个月还有台湾的评论家说,台湾已经没有群众运动的基础了。台湾的社会更关注个人享受。思想开放和言论自由化,使人们分散关注更多的事物,很难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理想主义的目标上。所以不会有广泛关注的群众运动了。但是这场运动的迅猛发展形势,说明台湾的民主运动并没有消沉,仍然有人们广泛关注的重大问题。不是说建立了民主政治就万事大吉了。还是会不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民主的制度还需要不断的完善;腐败和渎职的旧官僚恶习还需要不断的清除。就像家家都要清扫垃圾一样,是一个永远的过程和反复完成的结果。没有一劳永逸的结果。

这次运动产生的原因,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发展得越来越严重的腐败政治。特别是围绕着陈水扁总统家庭的腐败,已经发展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大家想想,接近最高机密的总统家庭参与炒股,敲诈勒索商家。这市场上还有公平吗?别人还怎么做生意呢?各级官吏群起效尤,就没有了公平的市场和公平的社会了。贪心不会仅仅停留在利用信息上,还必然会发展到影响政治。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民主制度将因为腐败而消亡。其结果和海峡对岸的专制政治没有什么两样。人民将成为贪官污吏的鱼肉,任人宰割。

人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需要领袖来领导他们保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施明德和他的朋友们又一次站在了人民队列的最前线,发起了这一场新的民主运动。把住民主政治的最后一道关口。避免民主政治因为官官相护而变质为专制暴政。

你以为这不可能吗?这完全可能。远的不说,最近几十年来打着民主的旗号上台的许多第三世界、甚至第二世界的专制政权,不就是沿着这条腐败专权的路子走过来的吗?台湾的民主只是初建的民主,正处在危险期。最大的危险就来自于社会和人民没有完全学会,怎样有效的运用民主的权利来维护自身的和社会公共的利益。刚刚结束的官僚专权的旧社会,遗留下来许多不良习气和思维方式。诱使人们主动放弃了应有的民主权利。也是造成腐败孳生蔓延的一个原因。

例如,新民主运动产生后,反对阵营的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就是让运动参加者不要上街,要什么"回到宪政法制的道路上来"。他们忘记了,不仅在现在的民主时代;就是在台湾过去的维权时代;甚至在大陆的一党专政时代,上街行使自己的游行示威权利,也是合法的、合宪的正当行为。没有任何不合适的地方。连共产党也不敢否认人民拥有这项不可剥夺的权利。怎么倒有曾经是民主派的人士,会以为人民没有这个权利呢?这不就是民主派走向专制的一个征兆吗?

民主政治

前面我们谈论的主题是台湾人民对陈水扁政府的腐败政治极为不满,由民运先驱施明德先生和他的民主派战友们发起了新一轮的反腐民主运动,正在台湾岛内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展开。官方的支持者除了造谣攻击施先生的私人生活外,最主要的反对理由,就是要求反对运动回到所谓的"宪政法制的轨道上来"。甚至要求人民再忍耐两年,等到选下届总统时再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这种奇谈怪论甚至来自反对党阵营。看来台湾初建的民主制度的确十分脆弱,连反对派都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民主政治和专制政治都是政治,都是对全社会的公共事务进行管理。它们的最大不同之处,就是主权所属不同。也就是最终的权力属于谁的问题。谁也不能指望政府官员都是圣人,所以不管是专制还是民主,都存在一个监督和制约官员行为的问题。

专制政治的规律是自我监督制约,也就是所谓的以贼制贼,越治越贪,最终崩溃。两千年来中国的专制皇权就是这个规律,虽然发明了无数的监督制约的制度,也不管用。因为它的基本制度决定了它的制约体系的无效。中国大陆现在贪污腐败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就是这个原因。

而民主政治就不同了。除了平时的自我约束外,来自执政集团之外的制约,是主要的制约方式。也就是说,当自我约束无效时,来自反对党和反对派的制约,是迫使执政集团不得不惩戒腐败行为的主要防线。也正是因为反对党的存在,威慑着执政集团,才能迫使执政者自觉地遵守法制,保持政治的清廉度。这就是民主政治的结构优于专制政治结构的地方,是民主政治解决制约问题的关键。因为有它才做到了专制政治做不到的事情。这种活动方式就是学者们说的体制内的政治,是正常状态下的活动方式。

但是,人的事情没有那么整齐划一的。有时候反对党也会软弱无力,也会由于某种权谋的算计而搁置了自己应尽的义务。所以民主政治还给自己保留了最后的机会,来补充反对党功能不全所产生的危机。这就是美国宪法中为什么规定了,人民有绕过代议制实行直接民主的权利。人民不但保留了批评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还保留了持有武器,在万不得已时推翻暴政的权利。这就是民主的最后制约,是人民权利的最后关口。

台湾的民主还没到最后关头,但也陷入了深重的危机。首先是以陈水扁总统为首的执政集团,失去了自我制约。由于陈总统早年的不幸经历,从感情上讲,他无法过多地制约他的夫人和子女。这可以看作是早年不幸经历的延伸。但是民进党呢?民进党在哪儿?党怎么可以不尽自己的责任,去监督和制约自己的总统呢?害怕报复或者爱屋及乌,把自己所爱戴的人的缺点也当成了优点。这也是专制政治陋习的延续。正是这种姑息养奸,害了陈总统,害了民进党,也害了台湾的民主政治。

反对党在哪儿呢?反对党缺乏斗志,因循权谋,没有对社会的责任感。因为从过去的一党专政继承了过多的官僚文化,没有对党和国家的责任心。整日迷醉于权谋算计而不热心于民主政治。表现出脆弱和虚伪,甚至游走于背叛民主的边缘。没有能起到反对党应该起的作用。负有仅次于执政党姑息养奸的第二责任。

还好。有一批反对党的新生力量,负起了党应该承担的责任。在内外压力和造谣抹黑的形势面前,无所畏惧的带领台湾的人民和媒体,行使着民主的权利。把揭发和制止贪污腐败的战斗坚持下来了。也还好。有一批执政党民主派的前辈英雄站出来,把这场行使民主权利、监督制约政府的战斗推向新的高潮。他们是台湾的希望,是民主的守护神。

如果他们赢了,整个运动有一个良好的结果。那么台湾的民主就从幼年期进入了成熟期。如果他们输了,天安门民主运动失败后,中国社会加倍的贪污腐败,就是前车之鉴。望台湾人民吸取大陆人民的教训,加油支持反腐败的民主运动。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魏京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