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国际战略和内部危机(魏京生)

2006-11-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共产党的长期战略,就是在亚洲和世界称霸。毛泽东时代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和美苏争霸。虽然不成功,但也留下了日后争霸的基础。邓小平时代有短暂的时间放弃了争霸的战略。在胡耀邦、赵紫阳的主导下,改行联合西方发展经济的政策。89年的大屠杀,是邓小平和中共承认胡赵政策失败的转折点。90 年代逐渐发展出新的争霸战略。

从国际的角度看,中国的畸形经济需要依靠霸权来争夺资源。包括能源、原材料和市场。依靠西方的让步维持的巨额贸易顺差可能会逐渐丧失,腐败型经济将难以为继。能源、原材料和市场都将陷入困境。靠表面顺差维持平衡的金融也将陷入困境。争夺亚太的霸权是他们解决困境的唯一出路,其迫切性急剧上升。

从国内的角度看。靠强权维持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和这种差距所造成的社会心理的严重失衡。已经形成为阶级矛盾和冲突的主要原因。越来越严重的社会冲突有两种解决途径。一种是像西方民主社会一样,削富济贫,实行一定程度的社会主义。但这只有在民主和法制的前提下才能做到。在官僚资产阶级一党专政的现实情况下,从朱\x{9555}基到温家宝都试过了,行不通。道理很简单,这个阶级的专政当然只维护这个阶级的利益。要想维护大众的利益,只有民主的政治才行。其他的都是幻想或者谎言。

单纯靠暴力镇压,只能有短期的效果。而且镇压是恶性循环,越压越反,社会矛盾的张力只会越来越上升,而不是得到纾缓。中国古代改朝换代就是这个原因。特别是当社会矛盾和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同时并存的时候,崩溃就近在眼前了。从历史上看,这种情况下的唯一出路,就是发动一场成功的战争。在爱国心理和胜利的晕眩状态下,社会矛盾的张力得到纾缓。独裁者的权威得到加强。独裁者可以同时削富济贫和消灭对手,恶性循环得以从头开始。代价是消灭一大批有钱有势的阔人,和一大批无辜的穷人。而制度并没有改善。

中共统治集团内部的意见,肯定不会放弃特权走向民主和法制。少数聪明人想放弃,大多数人也不会同意。这些前二十年早就试过不止一次了,行不通。另一些更聪明的人就准备那唯一的选择了。这就是战争。而且准备了十几年了,战略越来越清晰,条件也越来越成熟。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中共的这个战略可以总结为一个目标三个条件。一个目标就是台湾。对中国周边的所有国家进行评估的结果,台湾的条件最好。第一,台湾的军队不堪一击;第二,世界列强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因此从法理上讲,这是内战而不是对外战争;第三,政治上有内应,战后治理不成问题;第四,一战可威慑东南亚和澳洲并进取南亚,获取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广大市场和资源。并保证对中东和非洲资源的争夺。选目标而不选台湾显然是错误的。

第一个条件是分裂日美联盟。目标选定台湾后,对手就可能是美国。如果中国在亚洲获取霸权,相应的就是美国和日本失去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因此台湾是美日的必争之地。没有日本的支援,美国无法在东亚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战争。换句话说,日美联盟如果分裂,美国在无法单独介入台湾海峡争端的情况下,也只能放弃台湾。中共将轻取台湾并得到亚太地区的霸权。这方面的争夺还在激烈地进行,我们将在今后详细评论此事。

第二个条件是分裂欧美的联盟,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联盟。如果进攻台湾引起美日的参战,由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关系,战事可能发展为世界大战。中共很清醒地认识到,他们和他们的一帮小兄弟们的力量,不可能赢得一场世界大战。因此分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中共在台海发动战争的重要条件。前几年欧洲的外交在法国总统希拉克的领导下,在朝着这个方向走得很远。中共使用了几千亿美元的贸易订单收买欧洲政治家,几乎成功地取消了对中国的武器禁运。从而达到分裂欧美联盟的目的。幸好,风云突变,德国右翼政党的崛起改变了局面,再加上《反分裂法》的帮忙,中共的阴谋暂时被搁置了。在海外民运和欧美政治家联手防守之下,将来过关的可能性也不大。

第三个条件就是俄罗斯的支持。在这方面中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中共成为俄罗斯军工企业的最大买主,并有希望在战时得到俄罗斯的援助。这并不是中共外交的成功,而是俄罗斯自己的需要。普京上台的最大支柱,是大俄罗斯民族主义的热潮。他的目标是恢复大俄罗斯过去的势力范围。这就和北约的势力范围相抵触。换句话说,以美军为主的北约军队,是普京达到他们的目标的最大障碍。如果中国和美国打起来,美国必将全力以赴地投入东亚战场。欧洲人单独无法抵挡普京恢复大俄罗斯昔日的势力范围。这是俄罗斯把先进武器大量卖给中共的根本原因。

综上所述。中共一方面是出于传统的争霸战略;另一方面更是出于转移国内困境的需要。经多年的准备,正在一步步的走向一场战争。中国民主运动的海内外同仁们,几年来正在为阻止这场战争进行不懈的努力。这场外交战并没有结束。

前面我们谈到了中共的总体战略是一个目标三个条件。目标就是打一场对台湾的战争,解决国际国内两方面的困境。而取胜的条件有三个:第一是分裂美国和日本的联盟;第二是分裂美国和欧洲的北约联盟;第三是俄罗斯的大力支持。其中的第三条已经成功,第二条基本失败,第一条就变得十分重要了。

虽然有俄罗斯的全力支持,如果北约联盟和美日联盟稳固。中美之间如果因台湾而发生战争,中国失败的可能性远远大于胜利的可能。打平手的可能性也不大。即使战争处于僵持阶段,经济封锁也将导致中共政权的崩溃,内乱将随着脆弱的经济崩溃而成燎原之势。鹿死谁手,能不能建立起民主政权虽然不能肯定,但中共的政权将彻底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这是中共肯定不会接受的后果。

如果有北约的联盟,而没有美国和日本的通力合作,北约联军在东亚的战争将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战争。首先,绕过半个地球调动军队和保障后勤补给,不仅行动缓慢、效率低下,而且可以投入的军力将大大地受到限制,这就减小了中美之间的军力差距。其次,假如中共迅速攻下台湾,美军的介入将成为一场没有落脚点的远程登陆战。如果日本也像韩国那样限制美军在境外的活动,冲绳基地作为唯一的立脚点也将失去作用。可以肯定美国将无法进行这场战争。中国将毫无疑义地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因为这种十分清楚的国际格局,又因为中共发动战争的迫切需要,所以日本的态度就成了亚洲国际政治的制高点。美日联盟的松紧度,就成为了外交争夺的焦点。前几年小泉执政时代中国企图使用传统的对日策略,以历史问题为借口实施高压,结果得到的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强硬回答。他们惊奇地看到了一个不同于过去的日本;既敢对美国说不,也敢对中国说不。日本似乎不再是一个被"和平宪法"束缚的小媳妇。

面对这一出乎意外的反应,中共的政策研究部门并没有认真地反思和调查。而是认为压力不够或者不到位。于是就出台了所谓的新策略,即利用北朝鲜进行的"核讹诈战略"。这个战略能够出台的理论基础是:日本是唯一的核武器受害国,过去多年来在核问题上反映强烈,民间甚至有一种"核过敏"的民众心理。而北朝鲜的金正日又是有名的无所不为的流氓。他挥舞的核大棒,像流氓手里的武器一样,具有现实的危险性。按中共谋士们的推论,朝鲜半岛核危机的升级,必然导致日本社会核恐惧的升级。也必然会迫使日本政治向中国靠拢,并疏远和美国的联盟。按他们的推论,日本懦夫外交应该追求的是绝对的核保障。这只能通过讨好流氓来获得,不能通过联合君子来获得。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的哲学。

但是他们显然错误地估计了日本人的反应。顽强得有点儿蛮干的日本性格随着战后六十年渐渐恢复的国际地位而渐渐的苏醒了。已经成为经济大国的日本,正在谋求与其实力相称的政治大国的地位。来自最近邻国的核威胁,可能压断了一小部分日本人的神经,但显然没有压断大部分日本人的神经。反而刺激了他们的自尊心和自豪感,促使日本整体社会心理向强硬的方向发展。日本现在的右派政治家得势,和国际责任心增强,是中共错误策略所激发出来的正常反应。是和韩国民族性不同的结果。也是日本人民保护自己利益和生存权利的必然反应。

前几个星期我在日本访问,接触了左右两派政治家和民众。对日本社会直接的观感,正如我前面所说得那样,是既出乎中共的意料之外,也出乎大多数国际观察家的意料之外的,但是合乎常理的反应。反核的心理依然强烈,反战的心理却并不那么强烈。可以认为,这是在中朝两国战争威胁下的正常反应。也是日本走向政治大国甚至军事大国的社会心理状态。日本国家和人民正在走出二战后的沮丧心态,迅速地恢复它的民族自信心和国际责任感。这对于亚洲的和平与安全是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对于中共的战争野心,是个沉重的打击。

对于面临中共称霸扩张野心的亚洲来说,日本民族责任心和自信心的恢复,以及日本和美国的紧密联盟,是最重要的稳定因素。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而中共对日本和美国的金钱外交,也一直都是对这个联盟的重大破坏因素。相信在最近的将来,中共肯定会利用他们在日本和美国政界的朋友,操作出破坏性的行动。但北朝鲜的核讹诈并没有达到中共预期的结果,反而成为促使日本觉醒的因素。这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中共所操弄出的北核问题,已经有失控的倾向。亚洲核军备竞赛似乎已经开始。美国左派和平主义政治势力的上台,以及韩国左派政府的作用等等问题,都对亚洲的和平与安全产生着重要的影响。维护亚洲的和平与安全,也直接影响着中国民主化的前途。因此在今后的几年中,海外民运的外交活动重心,也将围绕着亚太的和平展开。请朋友们给与理解和支持。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魏京生)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