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十八周年纪念:“六四”将长留人们心中

2007-06-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马上就要到“六四”天安门事件18周年的纪念日了。自从1989年以来,每到这个日子,海内外关心中国命运的人都会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回忆这个特殊的日子,而每年都有不同的内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在下面的报道中说,现在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关注“六四”以及两本有关“六四”的重要书籍的出版发行是今年的两大看点。

在“六四”十八周年纪念日到来的前夕,旅居美国的吴仁华出版了新书《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详细记录了1989年六月中国军队开进北京镇压民主运动的全过程。中国政府一直坚持说,当时天安门广场上并没有人被打死。吴仁华在书中却用事实证明广场上的确有学生被打死:

“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的陈文新是死在天安门广场北面升国旗的那个地方。另外两个都是死在天安门广场的南侧,是北京农业大学的研究生戴新平,天津师范大学的本科生李郝成,这三个学生都是戒严部队打死的。”

1989年六月三号晚上至六月四号清晨,北京街上的坦克、持枪的士兵和划破夜空的枪声,这些记忆在那些当时参与或者目睹了那个事件的人的心目中是难以抹去的。当时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学生、学生对话代表团成员王德邦就亲眼看到学生被打伤:

“我亲眼看到被屠杀的学生,我亲自看到子弹把学生的腿给打破了。我还亲自背着被打伤的学生到医院去。”

记者:“当时有很多学生被打伤吗?”

“我看到有7、8个学生躺在地上。”

记者:“是受伤的还是死亡的?”

“受伤的。伤势很重。”

受“六四”影响,王德邦不能继续求学,因此下海经商。他告诉本台,尽管现在中国政府严格控制媒体不许提“六四”,但是老百姓并没有忘记那场席卷全中国的民主运动:

“最近几年来,民间对当年六四学生的诉求更加理解了。很多人说是因为当时六四的宿求没有得到很好的实现,所以这块土地上才会有这么多的灾难。”

山东的车宏年在八九民运中曾经积极组织济南的工人上街游行,后来被判两年监禁。他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决不能忘记“六四”,而且他认为今年到目前为止,海内外纪念“六四”的活动比往年都多:

“因为国内的维权人士多了,底层的民众法制意识和民主的要求都已经提高了。”

据海外的媒体报道,今年香港、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多个城市都有举行纪念活动。而且组织活动的不仅仅是政治团体,也有宗教、艺术团体等。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像是,现在在中国大陆,关注“六四”真相的不只有经历过或者亲眼目睹过那场运动的人,也包括很多当时不懂事或者在1989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的作者吴仁华说,在有关这本书的报道发表后,他收到了很多中国大陆青年学生的电子邮件:

为了做这个报道,我也采访到一位今年才17岁的成都中学生。不愿透露姓名的这位学生说,他刚刚学会上海外的网站了解在中国媒体上看不到的信息。在他的要求下,我把他的声音作了技术处理:

“ 记者“您周围的亲人、朋友,年龄大一些的他们提六四吗?”

“现在几乎没有人提它,因为大环境没有,小环境也没有,在海外的媒体上有报道。”

记者:“您的同学之间聊这些事情吗?”

“从来没有。我们聊的是娱乐、体育、考试、升学。”

记者:“您为什么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呢?”

“我这个人什么观点都可以接受,各方面的讯息我都想了解。”

记者:“您怎么看六四呢?”

“那些学生确实值得同情。他们的精神也值得??”

记者:“你觉得六四的精神是什么呢?”

“这个不知道。”

这位17岁的中学生渴望了解他所身处的中国社会的真实的一面,但是他却知之甚少。在这方面,中国政府难辞其咎,因为政府不愿意象这位中学生这样的年轻人了解真相。

旅居美国的蒋品超参与编辑了刚刚出版的《六四诗集》,收集了大量的回忆、纪念、反思“六四”的诗歌。总共两百多位作者中,大部分都是现在身在中国大陆的人。蒋品超说,诗集出版后,中国政府理所当然地视为禁书。但是中国却出现了翻印的版本。于是政府采取大规模的行动进行查缴:

“这个查缴行动是商业部、新闻出版局、版权局、国务院扫黄打非办联合举行。这是很大规模的一次查缴,是在全国范围内举行的。”

蒋品超还告诉本台,除了诗集被查缴,诗集的作者以及翻译在中国也受到公安的骚扰、拘押甚至失去工作。

不过,每年“六四”期间都会遭受软禁、失去自由的“六四”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告诉本台说,今年她家门口却“反常”地没有人站岗:

“每年都有,去年我得肺炎的时候,他们也站在那里,今年他门不来,他为什么不来没有必要向我说明,我当然希望他们不来。”

为了纪念“六四”,追思缅怀死去的亡灵,丁子霖和其他一百多位难属们在此前不久曾经举行座谈会。难属们对最近香港亲中政党民建联主席马力声称“六四”不存在“屠杀”的言论表示了强烈的抗议。

“六四”虽然已经过去十八年,现在的中国政府与当时下令开枪的中国政府没有太大变化,中国的媒体上仍然见不到有关“六四”的只言片语,但是由于互联网带来的便利,由于中国民众民主意识的提高,“六四”将长久地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