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人权报告:非人道酷刑在中国仍然普遍


2006-09-22
Share

联合国最新有关中国人权的报告称,中国的酷刑虽然相比以往有所降低,但非人道酷刑仍然普遍存在。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诺瓦克就联合国有关中国人权的最新报告在日前一次记者会上表示,政治异议人士和少数民族是酷刑的对象。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常任代表沙祖康当场质疑报告的准确性。对此,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负责人刘青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表示:“我认为这个报告是正确的。而中国一向对人权方面的批评采取的态度都是否认。从来都是百般狡赖。我在监狱关押了十年多的时间,离开监狱之后又长期从事人权方面的工作、人权方面的调查和研究,所以我自己本人的亲身经历、还有我直接接触和了解的这些情况都可以证明诺瓦克所进行的这些调查、做出来的报告是一个客观的报告。在中国酷刑是普遍存在的。”

诺瓦克去年底曾到中国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调查。期间,他走访了西藏、新疆和北京三地。刘青一九九二年旅美之前,从一九七九年开始,由于民主活动共计在中国坐牢十年的时间,其中五年被关在禁闭室和严管队。

如果说刘青的坐牢经历距离现在久远了些,那旅居澳大利亚的孙立勇是否认为中国酷刑仍然普遍存在:“我可以用我坐七年牢的这个经历准确的告诉你这是广泛存在、普遍的存在、每天都在发生、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酷刑是存在的,因为我也是酷刑的受害者,我在禁闭室被关了183天。”

孙立勇是澳大利亚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的召集人。八九民运之后,由于创办地下民主刊物《民主中国》和《钟声》而被以反革命煽动的罪名被判七年刑期,于1991年到1998年服刑北京秦城监狱,北京第一监狱和第二监狱等处。一年多前,孙立勇通过到澳大利亚旅游的机会逃离中国。

诺瓦克在记者会上还表示,酷刑是最严重违反人权的犯罪行为,使受害者蒙受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与恐惧。对此,刘青表示:“中国普遍存在酷刑这是一个长期的事实。还没有得到有效的制止。酷刑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政府的官方人员象警察、看守所的看守,他们使用的酷刑;再一方面他们是放纵和指使用一些犯人的管理:象看守所的管理、监狱的管理,对这些犯人的管理就是靠打、靠酷刑。你可以看得到在中国有时候只有一些酷刑至死的案件才会得到重视,得到处理。凡是用酷刑没有造成死亡的案例几乎是不被重视和处理的。所以监狱的警官和看守所的警官在交代他们那些看管人员的时候,往往会说‘不能惹出事’,所谓的‘出事’就是指不要打死人。”

中国2004年首次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正式写入宪法。中国人权研究会提供的资料显示,中国迄今已加入了包括《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在内的二十项国际人权公约。反酷刑公约中国早在1986年底就已批准,并与1988年底使之生效。但是,中国人权研究会在其网站的“人权知识百题”栏目中解释说,人权无国界的理论是错误的,人权问题世界各国不能推行统一标准; 人权不是天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