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艾滋病研讨会一波三折

2006-01-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间人士组织的艾滋病研讨会在官方压力下三次更改会议地址,并有警方在场监督。 会议的内容及募捐规模被迫压缩。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aids_poster-200.jpg
上海一位妇女从防治艾滋病教育标语牌前走过 法新社照片

据了解,河北邢台有最少200人因在医院输血直接或间接感染艾滋。 90 年代,当地医务部门为了经济利益,事无大小鼓励病人输血,尤其是产妇,一些的婴儿也由母婴感染的途径得了艾滋。 无辜受感染后,他们面对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丧失工作能力,缺医少药,及面对严重的歧视, 一些人至死不愿走出来承认自己有艾滋病病感染者不但希望维持家庭的生活, 也希望可以向当地医疗部门讨回公道,洗脱自己被认为行为不检而染上“脏病”的冤屈。然而能够有经济能力走法律程序控告卫生部门的仍属少数。

由一众民间人士组织的河北邢台艾滋病研讨会于星期天在北京举行,与会的各界人士约50人,其中包括五名河北邢台的艾滋感染者,本台星期二采访了组织者之一北京的李方平律师。他说:“给了他们一些各方面的援助,包括赠书,和捐款。希望他们自己成立自助小组们,因为我们这么远,不可能常去,希望能够主要问题他们自己解决,我们提供协助,如一些法律上的援助,及指导。”

据了解,该次会议的筹备过程并不顺利, 在北京国安机构的压力下,在两天内三度更改会址。联络人之一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星期二告诉记者:“第一个地方受到过保系统压力,不得不到第二个,一家酒店临时租用。后来酒店也提出来超过50人聚会,要到公安国保部门备案,把所要讨论的议题,还有所有参与人的名单提供。我们不可能提供,一来觉得没必要,二来可能会为一些朋友提供额外的压力。不得不再找第三个,后来在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教研室里,一个老师顶着压力,我们举行了研讨会。国保系统还是有人到了现场。但是我们做好了准备,投影仪上打出来的都是,譬如说胡锦涛主席说艾滋病是关乎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这是一种策略,胡的确这么说过,国保的人看了也没这么范防。”

为了避免触及官方敏感神经,组织这次活动的民间人士并且没有和非官方艾滋团体如北京爱知行信息中心合作,李方平律师说:“ 我们希望不要搞得那么敏感,这是纯粹的一个救助,因为这些人是那么的无辜,我们看到了报道,各方面人士都觉得自己应该伸出关爱之手。”

官方的压力导致该次活动的原定内容不能得到充分讨论,而呼吁公众募捐的活动规模也被迫大大压缩。胡佳说:“会议举行这天上午才开始通知与会的朋友,因为怕早通知这个地方又会被丧失掉。很多我们所作的准备都被压缩了。也没有在现场公开提到任何捐款的问题。研讨过程中,我们事先提醒了说话要注意点儿,会开到当中,我们感觉国保的人不在了,曾经传纸条叫放开讲。 ”

该次活动的由头是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情近期发表的一篇关于邢台输血感染艾滋情况的调查报告。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