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日民间防治工作者谈感想

2006-1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十二月一日星期五是国际艾滋病日。本台星期四访问了一些民间防治艾滋病工作者了解他们的感想。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GaoYaojie1130-150.jpg
河南退休医生高耀洁被称为“中国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法新社照片

河南退休医生高耀洁被称为“中国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星期四、国际艾滋病日前夕,她正在上海开展为期十天的讲学,在交通、同济、复旦等各大院校讲述这些年来防治艾滋病的历程。高女士这两三个月大多在南京等地讲学,有一段时间隐居在开封。有消息说,河南省长徐光春今年九月八日要求她撰写一本歌颂河南防治艾滋病成功的书,被她拒绝。高耀洁受到压力不得不离家躲避。高女士星期四接受本台电话访问表示:

高耀洁:我没写我没接受。是这样,他(徐光春)没去,他叫他的官去找我了,他(河南官员)说现在艾滋病工作搞的咋好咋好,他说写个书,写河南艾滋病的事。我说,可不敢写,写了便衣警察跟着你。他说那是以前的事了。我说,你写你的,可别写高耀洁的名字。过了两点,他又打电话来,我还是说,你写你的,可别写高耀洁三个字,我不能这样说假话。就是这样拒绝了。

高耀洁表示,这些年来拒绝说假话的代价之一是家人受到连累。她的二女儿在郑州第二人民医院担任妇科医生被借调到外单位工作多年,档案仍然没有调到新单位:

......资金的不透明必然导致腐败。艾滋病人同样反映全球资金的资源在当地使用不是很好。......

高耀洁:第二女儿是郑州的妇科医生,借到(河南)中医学院三年还没有调成,这不又是整人吗?她已经四十八岁了,过几年退休工作没落实,她连养老的地方都没有了。

记者:你的小女儿也是这样的是吗?

高耀洁:对。跟这一样,借调借调,最后啥也办不成了,她的丈夫是读外语的,就搞技术移民到加拿大去了。

尽管付出了代价,年逾八旬,高耀洁表示仍要贡献余力:不久将到亲自探访各省市了解艾滋病真实情况。高女士认为,防治爱滋要实事求是。她向政府提出一要惩治腐败,二要杜绝发爱滋财的建议。

总部设在瑞士的“全球基金会” 每年向中国政府提供巨额资金防治爱滋、乙肝等传染病,但钱是否用得其所却无人监督。著名的民间防治艾滋病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在二零零六年里向基金会申请经费监督捐款的使用状况,但是未获批准。万延海星期四对本台表示:

wanyanhai-200a.jpg
著名艾滋病防治教育人士万延海2004年10月19号访问本台(RFA照片).

万延海:但我们有其它的一些支持来监督全球基金在中国的项目,但这个工作坦率地讲我们也不是很成功。原因第一怎么监督我们缺乏经验,第二,各级卫生部门的信息不开放。

记者:上次你谈到全球基金还有其它一些基金的捐款很大部分被各地官员贪污了,这个情况你方不方便讲?

万延海:我不能说它被贪污了,但我的确怀疑它被贪污了。资金的不透明必然导致腐败。艾滋病人同样反映全球资金的资源在当地使用不是很好。老百姓还是得到好处,但是很多钱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

万延海接受访问前三天刚被北京市公安局释放。此前,他因筹办“全国输血感染者受害人大会”被软禁三天。

至于准备参加会议的上海病人代表孔德麟在被刑事拘留近三个星期后,于星期四下午获释。据孔德麟称,当时和他一起被抓的另外三人因袭击警察和工作人员已被正式逮捕。

另一名受害人代表李喜阁自被河南宁陵政府从北京强行押回家后一直被软禁至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