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节艾滋妇女失自由 人大会官员反斥民苛求

2006-03-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Women_Aids-200.jpg
来自河南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妇女在北京参加有关会议。2005年11月28日法新社照片

河南吉林两地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在三八妇女节聚会或上访,都遭官方打压。而官员和民间活动人士对艾滋病问题许多方面看法存在分歧。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星期三三八妇女节,艾滋病患者自助团体河南宁陵县康乐家在负责人李喜阁家举行聚会, 原打算出席的20名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 在官方的软禁,阻截下,只有3人成功到达会址,不久也被乡干部和警方强行带走。

李喜阁星期四告诉记者:“我们在一块商讨,准备两大后再去北京上访。十多个妇女都没来,被软禁在家;农村妇女来的路上被当地政府用车来下去了;这三个妇女到了我家20分钟,就被拉走了了。他们说上面领导不叫这些妇女出门,叫回家。24 小时禁止与外界联系。 那天带人走的每个乡四个人,带一个警察。”

当天在进县城途中被阻拦的一位感染者于照琳说:“他把我撵到上了柏油路,大公交车呢,乡里6个人撵着我不让我去,没有去路撵到了乡里, 乡长说给我一千块钱,谁知道后来他把我看起来了,不让去了。”

李喜阁说,两会开始,她家门前就停了3辆警车,12名警察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然而,不光河南省,一名同因输血感染爱滋的吉林妇女妇女节当日到北京,一下火车即被尾随的吉林官员截住。关注爱滋问题的民间组织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说:“过去的一个月来我们一直在对这些人权受侵害的事情进行救援,但觉得我们的力量还是非常薄弱。”

在正在北京出席全国人大会议的河南省爱滋病重灾区之一驻马店市委书记宋璇涛星期三接受记者访问时说政府已采取一切措施对爱滋感染者进行救助,目前因买血感染艾资者每年人均有8千至一万元的补助。但很多患者贪得无厌,夸大状况,向政府提出不必要的苛求。

李喜阁表示爱滋村感染者根本没有收到这没多补助:“每个人只给十块生活费一个月,吃得都是不好的药,拉米福定都吃不上。有的药副作用很大,但可以调换好的药物,但政府部门就不给调。”

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说, 艾滋病患者不断提出要求,政府因该首先反省:“ 据我们所知,河南的农民患者的他们所期望的只是人类基本生存的要求。 高耀洁医生前两年这个时候到北京接受中央电台颁奖时说了一句话:你们北京的狗都有衣服穿,我们河南的孩子都没有衣服穿。 面对这种彻底贫穷的农民去谈论他的贪婪,确实是非常无耻的事情。”

患者也反映政府补贴并不定时定量,不发出声音政府就不会给钱的现象非常普遍.于照琳说:“他说给我262块钱,到现在还没到位呀。你嚷嚷乡里就多少给点,不嚷嚷就没有了。不定,也不按时间。”

书记宋璇涛还指责一些民间组织打着救助爱滋的旗号,到河南爱滋疫区从事一些为了自己私利的活动, 他说:“有些人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爱知行的万延海表示,作为一个关注艾滋病民间团体,他们也经常被河南官方称为“反动组织”, 他说:“ 有的时候我们会为政府悲哀,有这么好的民众组织起来为社会服务,而他不会利用。总担心我们被这个被那个利用,他从没想过怎么利用自己社会下的善良人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