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各界人士被阻止参加包遵信告别仪式


2007-11-04
Share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知名知识分子包遵信日前逝世,告别仪式在星期六早上11 点在北京举行。包遵信的许多生前好友都有出席;却也有许多人士受到当局的警告或限制。这是继赵紫阳葬礼后另一次北京当局视为身分敏感人士的聚集,大约有三百人参加。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在八九民运中被当局指为『幕后黑手』的中国著名学者包遵信,十月二十八号晚六点在北京病逝,告别仪式在星期六早上11 点在北京东郊殡仪馆大告别厅举行。本台记者星期六上午十一点开始致电原计划去参加仪体告别式的人士,却有许多人遭到当局的警告及看管。北京律师莫少平表示:“我这儿也是去不成,警察昨天夜里就到我家来和我谈,意思就是说希望我明天不要去,我说这是一个人之常情,因为包老先生也算是我的老师,因为他以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我当时是在法学所读研究生,他等于是我的老师辈的。当然这些警察他们也理解说确实是这样,但他们说没有办法,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往后呢据他们介绍可能是准备去开追悼会的百分之六七十,都是去不成,都是被各个区的公安局的警察等等阻止在家中。”

原本也打算去参加仪体告别式的浦志强律师也表示:“我现在正在我们家附近的派出所,早晨起来他们不允许我去把我带到这儿来,刚刚和蒋老师通电话,心里特别难受…. ,现在正好是仪式刚开始的时候,我心里非常地不好受,因为我觉得这事情太不人道了,老百姓自己家里办丧事这样的做法从人道主义、从人情事故来讲,都无法讲得通。”

曾撰写平反「六四」文章被当局以「颠覆罪」而判刑的作家江棋生也被当局限制不得去参加包老先生的仪式,他在家中透过电话告诉记者:“被堵在家里了,大概来了八个人,是今天凌晨过来的。他们昨天晚上来找我,问我要不要去参加仪体告别式?我说我要,他们的意思是不让我去,我说我是一定要去的,他们就走了。我想我还是太善良,早知道我应该不住在家里。”

因为被当局限制而无法到北京见包遵信最后一面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江苏无锡家中向本台记者表示:“包先生走了,我们大家都很难过,但希望今天送他走能够顺顺当当地,让我们大家寄托这份哀思。我们一想到包先生他的才华、他的生命,这几天我就和我老伴儿说,包先生的才华及生命都是被这专制制度扼杀的,不然他不能这样走,所以我们想起这些都非常心疼。

十二点过后,仪式结束,记者再致电前往参加仪式的人士。北京学者张祖桦表示他之前也受到当局警告:“今天来参加的大约有三百多人,但有许多人被阻栏而没有来成,像浦志强他们都被带到派出所,然后江棋生,天安门母亲张仙玲等都被拦在家里不准出来,还是有许多人没来成。昨天其实我们都接到警告说不能来,之后我们当中有些人来了,但有些就来不成。”

博客中国董事王俊秀也前往参加了包先生的遗体告别式,他表示当局派出不少人在现场:“当局还是派了一些人在现场,估计至少有个二、三十人的,当局还是比较忌讳的。”

1989年4月,胡耀邦病逝,北京的大学生自发性地发起悼念活动,后来演变成要求北京当局进行政治改革的争民主自由运动;当时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包遵信、以及社科院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严家其,都参与了八九民运,六四天安门血案发生后,严家其被迫流亡海外,包遵信则是被扣上「黑手」的帽子而遭监禁5 年。出狱后,包遵信写了《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x{69c3}》一书,由于无法在大陆出版,最后由台北一家出版社付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