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五星級未名湖大酒店破土動工


2007-05-08
Share

(歡迎來信與我們分享您對這篇報道的看法)

北京大學校方投資的以“未名湖”命名的五星級大酒店已經破土動工;學界人士指出,在學生教室擁擠的情況下修建五星級酒店,並以營利爲主要目的,那將會動搖以學術爲中心的辦學方向。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據官方媒體報道,以“未名湖”命名的五星級大酒店落成之後,將集住宿、會議、餐飲、娛樂休閒等多項功能於一樓,並將從三千米地下汲引溫泉,注入所有商務套間中提供健身按摩服務的溫泉泳池。

北京大學校友、旅美學者方勵之說,在當前國內的商業化大潮中,大學應當端正教育思想,潔身自好,堅持以學術爲中心的辦學方向。他表示,美國一些大學校園“周圍”也有酒店,但是酒店辦在校園裏頭和校園外面還是有區別的:

“如果是商業化行爲那不值得的,國內一股商業化大潮把賺錢作爲最高標準。如果是以這個來做的,那在北大里面做是不合適的。美國大學裏面沒有賓館,大學外面就有了,由旅館行業的人經營,有一些四星、五星級的,它可以提供一些會議場所和一些其他的活動場所,但是跟學校是分開的。

酒店開在學校裏頭和開在學校外頭是有很大區別的。

“那當然,這就牽涉到學術機關到底怎麼辦?辦成商業機關那就是傷害了以學術爲中心。我覺得可能就是因爲國內整個的社會環境就是賺錢造成的。”

在北京大學作過客座教授的美國托萊多大學榮譽退休教授冉伯恭對於北大在校園裏蓋五星級酒店說了好幾聲“不應該”:

“北京大學建的以“未名湖”命名的五星級大酒店的做法,我覺得有點過火,不應該這樣做。我在那裏做過客做教授,未名湖那裏非常漂亮,非常安靜。北大校園不是很大,要蓋了賓館就更亂了。北京大學是中國重點大學之一,北大、清華是中國政府給錢最多的。不應該用這種方法來捐款,不見得有多少收入。”

冉教授表示,他的意思不是說,北京大學不可以建服務於學術活動的招待所:

“假設是爲了學校學術活動開學術會議給與會人員方便住那倒可以,但是不應該以賓館的名義,應該以招待所的名義,不能以旅館的名義。對外開放、向普通賓館那樣營業那實在是不應該,太過火了。”

冉教授表示,教育和科研要面向社會、爲經濟建設服務,這是不成問題的,但是中國一些大學和科研機構的所謂“創收”未免太過分:

“我覺得教學研究跟社會實際經濟結合、工商業和社會其他行業結合起來,這個基本原則並沒有什麼壞處,還有很多積極作用。比如學校的科技研究可以和工廠結合,把學校研究的項目給工廠付諸生產,類似這樣的措施也不是件壞事。對國家經濟發展對學校的經濟也有所幫助。但是不能做得太過火。現在中國有的學校做得太過火,在中國有所謂‘創收’,很多教授根本就是興趣不在教學研究而在工商業上。不光是教授賺錢,很多學生都出去賺錢開公司什麼的,主要的興趣和大部分時間都在賺錢上了讀書和研究就有影響了。”

北京許多大學教室擁擠,明顯與這些年大學的“擴招”有關。方教授表示,對於“擴招”倒是要一分爲二:

“擴招倒應當分開來看,也不是完全不好。我覺得是擴大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哪怕他們受的不是一流的而是二流、三流的教育,我覺得還是好的,受過教育的人越多對一個社會應當說是更好。所以從這個角度擴招的觀念沒什麼錯。但是問題是怎麼擴招?目的單純是爲了賺錢,就變成賣文憑了、賣學位了。所以這個不一樣,日本歷史上也有過擴招,很多人批評說降低了教學水平,是的,一擴招學生質量一定不如頂尖學生好,教學質量也差了,但是後來大家覺得日本這樣做是對的。因爲它到底還是培養了一批受過教育的人,哪怕是二流、三流、四流,總是受過一些大學的薰陶。”

《工商時報》援引北大一位退休教授的話說,很多退休老教師不贊同校園內建酒店。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楊家岱的採訪報道。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