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者遇上联防离奇死亡 孙志刚式悲剧首都重现?

2007-08-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北京一名外来人员在拾荒时遭联防队员追赶,其后尸体被警方称从河里打捞,家属指遗体遍体鳞伤,怀疑是被打死后弃尸,但警方至今拒绝立案侦查。法律界人士呼吁舆论关注,令事件得到公平处理。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economy-poor-newyear150.jpg
图片:上海市拣垃圾的外地妇女(法新社)

北京一名河南籍民工王粪堆八月四号在与同乡一同拾荒时,遭丰台区芳城园社区联防队员追赶,失踪后离奇死亡,而公安部门至今拒绝以刑事案件立案。死者的两个正在读大学的儿女将求救的帖子发了上网,二十四岁的儿子王东方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讲述事情经过:

“看到路边有黑钢筋头,还没捡到呢,就有人大喊着拿着木棒和橡胶棒上来撵,他们几个见那场面都吓坏了,就跑,其中两个被抓到了,还有个人跳河跑了,我父亲就一直往那边走。抓到那两个人被铐上, 其中一个人被打了,把他们压在地上,也不让抬头看,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去撵我父亲的几个人回来,把两个同乡压到派出所,两个多小时后放了。从那以后我父亲就一直没有出现,两天后在护城河里发现他的尸体。”

求救的贴子写道:父亲失踪后,家人曾到管区的芳城派出所询问,得到了一个令他们心寒的答覆,警员说:“人找不到就是投河了呗,投河不就淹死了呗,淹死过两天就会漂出来了呗!”

其后不久,派出所通知家人丰台区分局打捞了一具尸体,果然就是王粪堆。 据王东方说,父亲满身都是青紫淤血,脖子、眉心、头顶、后脑勺都有明显伤痕,怀疑是被联防队员打死后,扔到护城河里的。家人申请丰台区公安分局对尸体进行鉴定,当局在没有对尸体进行解剖的情况下第二天就出了鉴定书,结果是不排除溺水死亡,而其中既没有提及尸体上的明显的伤痕,也没给出任何解释。王东方质疑当局种种做法:“第一应该先把我父亲这个案件列为刑事案件,因为我们有足够理由怀疑是凶杀,而不是一般治安事件;第二,公安局要采取侦察行动,当时现场有血迹,还有早上一些钓鱼的、晨运的人,可能会有目击证人,他们也没有去走访这些人;还有本来应该做一些尸体解剖,我去看过,我感觉身上的瘀血,头上的伤痕累累,那都是致命伤。”

记者致电芳城派出所询问事件,警员称不知情。当记者问到联防队的情况包括工作性质时,回答竟是不可奉告。

事件也引起了法律界人士的关注,北京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滕彪曾与家属联系了解案情,提供法律援助,他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说:“ 简直是一个故意杀人,从刑事诉讼法来看,公安机关应该受理这个案件,尽快破案、找出凶手。”

正就读于河南省平顶山工学院的王东方告诉记者,为了他和19岁现就读于北京林业大学的妹妹,父亲带着母亲从河南农村老家到北京捡破烂和打短工筹学费。想不到魂断异乡,一家人陷入极大的痛苦和困境。他希望为父亲讨回公道。

滕彪曾在03年连同另外两位法学博士就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收容所内被打死的案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建议书,当时强大的舆论压力迫使当局采纳建议,废除了 1982年出台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而该案中的凶手被判处重达死刑的制裁,相关的各级官员也纷纷受到处罚。

滕彪接受本台采访时说,类似的事情至今仍在发生,但往往在媒体和舆论关注缺席的情况下,不了了之:“如果没有舆论的关注,公安机关对这种案件恐怕就非常冷漠,不愿意处理。这种情况不是个别的,各地都有类似的这种案件,只不过有一些因各种原因能报导出来,大量的这种类似案件报导不出来。不管大学生还是农民工,他们的生命权是一样的,一个生命被这种残忍的方式折磨死了,我们觉得不可接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