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家蔡志松的作品在北京引起爭議


2004.11.23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不久前,在中國美術館展出的中央美院雕塑系教授蔡志松的雕塑作品《故國 頌1》、《故國 頌2》被一些觀衆批評爲是“醜陋的中國人”,有的觀衆甚至認爲這些作品醜化了中國人。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報道。

“北京青年報”報道說,最近在中國美術館展出的現代雕塑“故國?頌1號、頌2號”引起爭議。蔡志松是中央美術學院的雕塑教授,他的這兩件作品以兩個裸體男性爲主體,古人髮式,一站一跪,面露悲哀痛苦之色,一本鉛製書簡放在兩人之間。部分觀衆認爲,這兩件以男性造型爲主體的雕塑作品“一個佝胸塌背,一個低首下跪滿臉恍惚,雖然兩人都是男性,但毫無陽剛之氣,分明是‘醜陋的中國人’”。旅居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中國作家鄭義說,他看到了這一作品引起的爭論,他認爲,每個人對現代藝術品理解不同,沒必要大驚小怪, (錄音)

蔡志松的這組雕塑在今年的法國巴黎秋季沙龍作品展中,獲得了最高獎???泰勒大獎,這也是中國藝術家首次獲此殊榮。但有的觀衆認爲,蔡志松的“故國”系列作品“醜化中國人”,是迎合西方人的審美趣味。前幾年曾經有人用同樣的觀點批評中國電影導演張藝謀的一些在西方引起轟動的電影,作家鄭義說,這種觀點完全是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錄音)

雕塑家蔡志松本人又是如何看待觀衆的批評的呢?他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故國?頌》系列作品的創作始於1999年,到2003年7月共創作了30餘件,分爲風、雅、頌三個系列。他表示,每個時期每個藝術家都會選擇一種造型語言,‘跪’只是他的一種造型語言,而下跪’雕塑吸收漢代跪坐俑的造型,而‘弓腰塌背’、‘一臉苦悶’的姿態,其實是現代人的表情,他試圖將傳統造型和現代意識相結合。旅居美國的中國作家鄭義說,現代雕塑和其他造型藝術一樣,會引起觀衆各種各樣的反應,他希望中國觀衆能夠一種寬容的心態來對待藝術家的作品, (錄音)

作家鄭義說,他希望中國的作家、藝術家不要回避現實生活,多創作一些表現中國當代弱勢羣體生活現狀的作品。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