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光诚妻子袁伟静

2006-11-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东临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委托的律师李劲松,11月14日接到沂南县法院主管重审的法官盛洪玲电话通知:陈光诚案定于11月20日在沂南县人民法院开庭重审(开庭日期将以书面通知为准)。

今年35岁的陈光诚幼年因高烧双目失明。他自学法律,帮助农民及残疾人维护权利。2005年,陈光诚揭露山东临沂部分负责计划生育工作的人用暴力强制一些村民结扎、堕胎。2006年8月24日,沂南县人民法院以“故意破坏财物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陈光诚4年3个月徒刑。10月30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撤销沂南县法院一审判决结果,发回重审。开庭日期将以书面通知为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就此通过电话专访了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袁伟静谈了对重审的要求和期待。

chenguangcheng-150.jpg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 照片来源:公民维权网gmwq.org

记者:“你能不能就20号开庭你的一些愿望、要求和所想到的给我们讲一下?”

“我觉得现在他们仍然看着我,公正的希望不大。我的要求就是首先给我自由,然后要求如果那些被他们刑讯逼供的人给我们作证的话,给他们这个权利,不要向上此庭审那样拉起警戒线,把所有的人都拒绝于门外。”

记者:“对于那几个在外面打工的证人,如果他们不在的话,会不会影响判决结果?”

“我觉得会,因为他们最终要拿这些人的证据来对光诚进行陷害。”

记者:“他们在一审中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你能回顾一下吗?”

“他们主要是说陈光军和陈光余证实了拦车的事是光诚让做的,是光诚操作的。然后说另外3个人砸车是光诚怎样让他们去砸的。但是因为他们也说过这些都是刑警队的人写好的,是逼他们说的,如果不说就打他们,所以这些东西并不是那些人的原话,而是刑警队的人说的话写好了以后让他们说的。”

记者:“那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村子的?短时间内有没有可能回来?你怎么想?”

“可不可以回来是一个问题,但是 我可以通知他们,其中有一个人肯定会回来,他说会回来,但是能不能让他进是一个问题。”

记者:“除此之外,你看还需要你自己认为在重审时还有哪些要向有关方面提出要求?” “一个是我觉得他们这次可能会给我们律师和光诚辩护的权利,这有可能,但是外界一些来声援光诚的朋友,一些残疾人朋友,还有村里的人要去旁听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够真正的公开开庭。再有就是我们的家人,象光诚的母亲一直以来从3月11号到现在都没有见到。母亲非常担心光诚的状况。还有因为律师想让我和一些人做证人的时候,他们能够让我们去,这是我最大的希望。”

记者:“最近几天,你被跟踪的情况怎么样?”

“从律师走了以后的两三天以后人员就撤了, 只有我家院子周围有人。还是36个人轮流值班。一班是6个人,另外再加上乡镇的指挥人员一般是一个,就是乡里的镇长,副书记什么的,每天至少有一个。我觉得我一天不自由,对这些东西抱的希望就不是那么大。最起码它不给我自由就不会公正,因为它怕律师向我了解一些真实的情况、向村民了解一些真实的情况。”

记者:“对于外界关注陈广诚案件的人们,此时此刻你有什么要讲的吗?”

“我觉得他们的关注对光诚案子是否能够公正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应该也起着一个很重要的监督作用。如果没有压力的话,他们不会包括这些重审都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继续施加压力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否保证公正的一个因素。”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